戒邪淫论坛- 清净自在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9|回复: 0

[其他] ——>>补遗类<<——南无阿弥陀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17 19:24: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敬摘自《印光法师鉴订因果轮回实录》



身口意常行,清净十业道。
人知奉其上,君父师道士,
信戒施闻慧,终吉所生安。

愿诸众生永具安乐及安乐因,
愿诸众生永离众苦及众苦因,
愿诸众生永具无苦之乐,我心怡悦,
于诸众生永离贪嗔之心,住平等舍。

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
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 补遗类 <<——



  印光法师鉴订

  ◆ 赵定宇正直作阎王(莲池笔记)

  莲池大师说:少宰赵定宇,同云南巡抚陈毓台,是同考的朋友。定宇在明朝万历丙申年三月半去世;那时陈毓台在任作官,因妻病扶乩请神,神判定他妻快死。恳求保佑。神说:五殿阎王新到任,很刚正,不能以私事求他。毓台问:新任阎王是什么人?回说是常熟赵定宇。不多时,赵家的讣闻寄来,他死的日期,同毓台请神的时候相合;陈毓台很惊异。他的妻果然不多时就死了。

  ◆ 张义卿作赵定宇阎王的书记(管见酬咨续录)

  管东溟先生说:张浩,号叫义卿,是一有名的秀才,生前与我很交好。在将死的三日中,能清清楚楚说前生的事,他在晋朝是投什么人,在宋朝是投什么人,都能说出;在明朝作过两次边将,今死去作阴府五殿阎王赵公的书记。赵公是我同榜友,作过吏部左侍郎,号定宇,名叫用贤。此事见云南抚院陈毓台祭奠文中。

  ◆ 陆深犯罪灭寿禄(朱平汉小品)

  嘉靖年中,有陆詹事,名叫深;死了三天活转,对他儿子陆楫说:你拏笔记下我的话,我在病中不看见你们后,觉得自己身体坐在厅中,有穿黄衣二人,跑到厅上说:奉了王命请你去。我正要问话,忽觉身已上轿,黄衣人在前引路,后跟数十人;我心中很怕。轿行如飞,到一城,黄衣人请下轿步行,一霎时,轿已失去;二黄衣人扶我走,脚不著地,到一城。又叫我改穿衣服,不知不觉衣服已换了。走多时,又到一城,很高,像京城式样,有十几里长,门有好几重,大殿很大,有一穿王服的人,坐在殿上,黄衣人先进去禀告,王起身请我进去,问我认识他么?我说王是不是蒋焘?王说:你作官应到一品,寿应活八十岁,因你在生犯了三大罪,十二小罪,所以官降三品,寿减一纪。那年我(陆深自指)六十八岁,听了冥王这话,很惊怕。问王:我要死么?王说:不死那得到此。王命拏簿予我看,生平所作所说,簿上无一不记;簿后又有朱色宇总结罪过。因求王念从前的感情,赦我转活。王说不能专主,只能放你还阳二十日,赶快预备后事,不要为子孙计。又命黄衣人引看地狱,可传告世人,警戒不要犯罪;所看地狱情状很惨,吓得慌张退出。出城在一处高岸上走,走了多时,很昏黑,忽见一灯微有亮光,跑近一看,是自己的尸身睡在床上,心中很恶嫌;黄衣人推我附人尸身,因此回生。过了二十日,陆深果然死去。阁学朱平汉说:蒋焘,号叫仰仁,是武功伯徐有贞的外甥,长洲秀才。

  ◆ 曹翰屠城冥罚世世投猪(果报见闻录)

  灵隐晦大师说:苏州人刘玉受,号叫锡元,作贵州房考官。一次出门,走过湖广的地方,夜里梦见一长脸人,告诉他道:我是宋朝的曹翰,前世在唐朝时代作买卖,偶然经过一处寺院,有法师讲经,我发心办素斋供养一次,听经半日;有这善因缘,世世作小官。到宋朝作偏将军,名叫曹翰;攻打江州不下,发恼恨心,杀害全城人命;因这杀业太重,世世投猪。前几年,投猪在你佃户家,承你救活了我;今日你停船的地方,就是我将捱杀的地方,明日第一个捱杀的猪就是我。有因缘遇了你,很是侥幸,务请哀怜救我!刘玉受惊醒,看看停船的地方,果然有杀猪店,拖出一猪叫声很大。刘玉受出钱买了这猪,养在阊门放生园;有人喊他曹翰,就答应。这是许多人亲眼见的事。

  猪子的罪孽很重,性质很蠢,那能托梦?所以能托梦的,还是因前世听讲佛经的一点智慧。我辛未年,同刘锡元公在即中堂,听讲经,刘公对我说此果报,我到西园去看这猪,很喜洁净,叫曹翰他就答应。从前曹翰同曹彬是从兄弟,曹彬行兵不肯妄杀一人,子孙富贵;曹翰任性杀人,世世投畜生,受人宰杀。可见因果分明,种什么因,得什么果,不过迟早不同,是逃不了的。又王丹麓,遂生集中说此事,刘公梦中问曹翰道:平日见你们捱杀的时候,用什么法子可以解救?曹翰说:惟有听到念佛的声音,能免痛苦。求公凡是看见捱杀的畜生,替他诚心念佛成是准提咒,不但能解除苦恼,且能超度脱离苦道。说完悲哀流泪,拱手谢谢。

  ◆ 投猪还债(果报见闻录)

  灵隐晦大师说:高邮三垛镇,有一乡下老人,养一只母猪,生小猪很多,几年后发了财。忽一夜梦见一人对他说:我还你旧债已多年,现在只欠你一肩芦席了。醒后很觉奇怪,忽家人来报说母猪死了。老人因这母猪有功,叫儿子去埋葬。儿子到一河边掘坑,忽有一芦席船行来,问他葬什么?回说葬猪。船夫说:死猪肉可吃。拏一肩芦席掉换死猪。儿子顶了芦席回家;老人看见,因与梦相应,很叹息。余西堂,号叫卓源,亲见此事。

  ◆ 雷击骗米老妪(信征录)

  康熙三十五年六月初三日,苏州养育巷,有母子二人,儿子十几岁。这日午时,天空忽起乌云下雨,雷电时绕门前;儿子惧怕,躲到母亲怀里;雷在他母亲怀里提出击死,母亲也吓死。第二日母亲又复苏,说今春有一乳母,抱一婴儿到育婴堂照验,领米三斗回家;因遇雨,借我家躲避。我骗他说:雨久,路上难走,可先抱儿归;米暂留我家,再来取。他依我话,抱儿回家,使他丈夫来取米;我抵赖不承认。他丈夫回去,叫他自己来;我终不承认。他因没凭据,只得懊恼回家,被他丈夫痛打一顿;他夜里吊死。他丈夫将婴儿送还育婴堂;要同我理论,也因没凭据作罢。今天我母子遭雷打死,是应当的。说完,口吐绿水,是胆已破了,到晚气绝。

  ◆ 雷击奇闻

  现在科学昌明,不信因果鬼神;但是常有奇怪事,叫人不能不信。最近我家乡袁家坝,发生雷打人的事,情节很希奇。有姓张的老妇(隐其名),六十多岁,贪财忘义,人多恶嫌他。一天,带小孙到临平地方买物,因疲倦,在某当铺天井中休息;遇一不相识的乡妇,由谈话渐渐亲密,闲谈多时。乡妇是来赎金饰的,票洋交当伙后,因解溲出外;老妇趁乡妇出外,竟将金饰冒领逃去。乡妇回来,知金饰已被老妇冒去,向当伙理论;当伙因见他们谈心,以为是同伴,不肯认错。乡妇又怕当伙的威势,只得哭回家;中途情急投河死。老妇冒得金饰,带小孩急急奔回。离家一里多路,在黄家漾的地方,忽天起乌云,雷电很大,黑气一团,直罩老妇,衣服都成细条,赤身露体,捱雷打死;面胸等处,血迹斑斑,形状可怕,金饰还未放手。小孙跌在三丈外田沟里,安然无事,天气仍然放晴。可见雷击恶人,并不是偶然遇巧,是确有神明作主。

  ◆ 曾心田生为冥官(聂云台居士)

  曾泳周兄说:卿果夭先生,是一端正君子人,他父亲,同我母亲介石先生是好友。一天果夫的父亲对介石公说:令叔宫太保不久要去世了。此事是卿家有一亲戚,曾心田,在生作湖南冥官,告诉果夫的父亲,说勾册时,见这消息。太保忠襄公,不多时果然去世。泳周那时十二岁,亲听卿君说。

  ◆ 白日断冥案

  上海名画家某御史说:在京作官时,有某同寮友,因贫兼作大学教员,人多晓得他作冥官。某御史秘密问他,他说:阴间有急案,白日也要去。问:断什么案?不肯泄漏。某御史说:此人性情刚直,不诳语。

  ◆ 傅鹤岑自记病中入冥

  光绪丙午秋,我病温疟,医生误用柴桂;九月初八日,觉心腹如火烧,求死不得;午时后恍恍惚惚到一衙门,有许多囚犯跪阶下,形状可怕。一官坐堂上,呼我到案前,命差役拏一本册子叫我看,册面写德渡二字,内有我的名字,下注:事多明察,中少诚实,八个字,其余不及细看。差役取呈案上,送我出衙门,听得远远有哭声,忽觉近在耳旁,睁眼一看,只见收殓的物件都备好了,我已死过多时了,由游敬山、王焕章二君,用大承气汤治好。后听妻子说,气绝的时候,面色苍黯,身体僵硬,不料活转。我想此事当他是梦,但是那时气绝多时,神经已失作用,决不能作梦,这样清清楚楚,分明是鬼神的境界,实在无疑了。

  ◆ 徐雷梦受冥刑改过念佛生西方

  徐雷,号叫电驱,浙江乐清人,出身军营,喜喝酒吃肉。民国庚申年元旦夜,梦见一人,手脚绑在四根短柱上;两鬼卒,用木桩捣他的背,凄惨可怕。近前一看,是自己的身体;一吓,觉得恍恍惚惚,本身四肢被绑在木桩上了;背上受很重的捶打,痛得大叫。忽微微听得虚空中有念佛的声音,随口跟了念,忽然惊醒;背上还觉得痛。心中害怕,追想平时邪行,惭愧懊悔;又想起听人说学佛可以了生死,脱离地狱的痛苦,因改过天天念华严经、普贤行愿品、阿弥陀佛圣号,不间断。不多日,得病很重,还是拚力诵经念佛;病中看见空中有白光,如圆镜。一夜对他妻子说:明天佛菩萨来接引我,应将屋里扫除清洁,预备烧香。第二天洗澡换衣整齐后,端坐念佛去世。

  ◆ 谢祥岩谋杀正妻遭当打死

  七都乡,谢祥岩,在上海作外国人的厨司,一家五口。妻蒋氏,性情朴实,孝顺婆婆,常织布贴家用;祥岩要娶妍妇作正妻,与蒋氏离婚,母亲不许。祥岩暗同婶母商议,要毒死蒋氏。戊辰年五月十二日将晚时,旅毒物在桂圆汤里,叫蒋氏吃;忽天起黑云,大雨,霹雳一声,祥岩同婶母都遭雷打死;祥岩的阴囊同腿肉打裂,婶母头面劈去一半。可见恶报很快,能不信有雷神么?

  ◆ 蒋世不忘前世事(佛学半月刊)

  河北省武强县西南,召什村,有刘寿的女儿,生下来就能说话,现已五六岁;自说前生是献县镇上村人,活了六十六岁,在民国十七年三月死,有两个儿子,三个女儿,家中的情形,说得一点不错。有一次与他前世所生的女儿(现在还活著的),细谈前世家务;此事镇上村的人,无不晓得。此是转世还能明白前世事的确据。

  ◆ 鳝鱼报恩(寅畏室笔记)

  南京人喜食鳝鱼面;城南河边有一面馆,生意比别家好。有一学徒,见鳝鱼不容易死,虽砍断还能动,心很不忍,背地里每天偷拣一条肥大的鳝鱼,放入河中;学徒期满后作伙计,更加多放。被店主得知,停他生意;因失业不能生活,到下关跳江;忽觉脚下有物托住,被人救起;回头看看江里,是一群的鳝鱼团在一处。店主听得这事,很懊悔作这生意,改作素菜馆;复用他作伙计,生意更好。这是民国初年的事,南京人多晓得;那能说这微小的鱼,不晓得报恩呢!

  ◆ 不杀牲禽免水难(寅畏室笔记)

  我有相识的镇江人李君,半世不杀牲禽。一次在天津乘船沉没,半夜飘流风浪中,已绝生望;忽听耳旁有人说:你半世不杀生,可免一死。忽有浮板触手;抱住浮板,遇救船得生。从此更加努力作善事,一生隐德很多。

  ◆ 怨鬼现相(聂云台居士)

  潘达微居士,番禺人,长斋念佛,受五戒。在南洋公司担任广告事的时候,对八不居士说:有友人在京照相,约定三日取片;到期照相馆不肯取出,要他同亲戚或朋友来取,或有警察当面;因请朋友同去。照片还未晒,取出片底一看,有一女鬼,在他相后,髼发怒目;一吓晕倒,用姜汤灌了多时醒转,说我对不住你。朋友送他进医院,以后时时说见鬼,不多时死了。潘居士受佛戒很严,不说妄语;此人是潘居士的亲友,所以不说出他的姓名。

◆完


所有十方世界中,三世一切人师子,我以清净身语意,一切遍礼尽无余。
普贤行愿威神力,普现一切如来前,一身复现刹尘身,一一遍礼刹尘佛。
于一尘中尘数佛,各处菩萨众会中,无尽法界尘亦然,深信诸佛皆充满。
各以一切音声海,普出无尽妙言辞,尽于未来一切劫,赞佛甚深功德海。
以诸最胜妙华鬘,伎乐涂香及伞盖,如是最胜庄严具,我以供养诸如来。
最胜衣服最胜香,末香烧香与灯烛,一一皆如妙高聚,我悉供养诸如来。
我以广大胜解心,深信一切三世佛,悉以普贤行愿力,普遍供养诸如来。
我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嗔痴,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
十方一切诸众生,二乘有学及无学,一切如来与菩萨,所有功德皆随喜。
十方所有世间灯,最初成就菩提者,我今一切皆劝请,转于无上妙珐輪。
诸佛若欲示涅槃,我悉至诚而劝请,唯愿久住刹尘劫,利乐一切诸众生。
所有礼赞供养福,请佛住世转珐輪,随喜忏悔诸善根,回向众生及佛道。
愿我临欲命终时,尽除一切诸障碍,面见彼佛阿弥陀,即得往生安乐刹。
我既往生彼国已,现前成就此大愿,一切圆满尽无余,利乐一切众生界。

佛弟子妙音代父母师长、历劫冤亲、法界众生礼佛三拜,求生净土。

祈愿:
诚敬谦卑。和顺义理。欢乐慈孝。知足惭愧。去恶就善。事师三皈。奉持经戒。不念人非,欣乐人善。关怀照顾,言传身教。言动安徐。公平公正。吃素印经。看破放下。忍辱精进。发菩提心。一向专念。天下和顺。日月清明。风雨以时。灾厉不起。国丰民安。兵戈无用。崇德兴仁。务修礼让。国无盗贼。无有怨枉。强不凌弱。各得其所。
并愿以印行功德,回向法界一切有情,所有六道四生,宿世冤亲,现世业债,咸凭法力,悉得解脱,现在者增福延寿,已故者往生净土,同出苦轮,共登觉岸。
整个宇宙跟自己是一个生命共同体。整个宇宙一切众生,是一个生命共同体。人类处在一个地球村中,应该平等对待,和睦相处,互敬互爱,互助合作,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文章到此结束,谢谢您的阅读!敬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祝各位六时吉祥、法喜充满!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戒邪淫论坛  

GMT+8, 2019-11-15 00:45 , Processed in 0.046723 second(s), 16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