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邪淫论坛- 清净自在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989|回复: 19

[邪淫恶果] 灵算命者讲的真实故事:淫荡好色之人,没有好命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7-6-21 18:57:0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转)通灵莲生(司禄神)讲的真人真事--求富贵者多看
2010-08-06 16:32阅读:1,370
不要埋怨命不好,其实,可能我们人生一开始命中福报是很大的,本应能得到很好的福禄的,但我们的行为导致了我们的坎坷不如意。不要说这是迷信,人生确实有命,而这命又能因为自己的善恶而改变。事业有成、大富贵者一般都信这些,问问李嘉诚信不信?问问李连杰信不信?也可以去问问王菲或者张学友信不信?事实是:越是穷困不聪明的人,说起这些,就是一句“迷信”了事,从不用自己的脑子真正感受一下,或者用自己的行动去试验一下。
人的感官并不可靠,有时候我们全是被我们的五官所蒙骗了。请认真仔细地去想一下吧:人的眼睛能看到的波长,占光家族的百分之几?人的耳朵哪呢个听到的波长,占声波家族的百分之几?人的鼻子能闻到的气味数量,占世界气味种数的百分之几?人的舌头能尝到的味道,又占味道总类的百分之几?人的皮肤能感受到的东西,只占世界万物的百分之几?
难道我们五官感应不到的,看不见的、听不到的、闻不到的、尝不到的、摸不到的东西就真的不存在了么?
下面文中的是一个叫莲生的人讲的几个小故事!莲生是台湾人,可以通灵,他通的是“司禄神”。
第一个故事
“神算灵验”之事,我的事迹,是世人津津乐道的。例如,早期,我的部队(五八零二测量连)副连长魏青萍,手握铜钱,要我即刻算出多少枚?
答:“十四枚。”
魏副连长自己都不知道有几枚,他数了一下,瞪大了眼珠,原来真的不多不少,是十四枚。此事使魏青萍皈依佛门,念佛诵经。
又有一次:一位铁齿者,嘲笑家人相信我的神算。至我处时,疯言疯语,尽讲一些风凉话。我先请他上前。
他放话问我:“你能算出我昨夜做什么吗?”
我答:“打麻将。”
这位铁齿者怔了一下,几乎不敢相信,怎会如此准,他又说:“是打麻将没错,但,你能算出输赢多少吗?”这是一个大考验,众人皆看着我。
我答:“八百八。”
那位铁齿者大叫:“准,准,准,果然准,准得真神,
准得令人不敢相信,天下岂有这等事。”
众人鼓掌欢呼。
铁齿者说:“原本自己只输八百元,输了就算了,准备走了。后来,邻座有人向自己借八十元。我自己想,八十元还借什么,就当成插花吧!结果八十元也输了,刚好是输八百八,自己输八百,他人帮我输八十,就是这样。”
又有一回:
有一位年轻人根本不相信神算的,他只是被 家人带到我处,他缩在墙角,根本不愿向前。
家人叫他。他大喊:“神算都是骗人的,是江湖术士,都是骗子、骗子、骗子、大骗子。”
我很安静,对他说:“这世界有真就有假,骗子是很多,但,你何不认一认,谁是真?谁是假?”
他答:“我不管,反正你是骗子。” 我说:“我能知道你的一些事!”
“我不相信。”他很倔强。
我说:“你的右腿上擦伤了,而且流了血,昨天你骑机车跌了一跤,是吗?”
他瞪大了眼睛说:“我从来没有告诉任何人,连家人也没有,只我一个人知道,你是如何知道的?”
他卷起裤管给大家看,右腿上果然有伤,血迹已干,他自己擦“梅斯里荡”。
他走向我的座位前,给我神算。
众人欢呼。
第二个故事
一般说来,神算灵验的事甚多,但也有不灵验的,如何会不灵验呢?请听我一一道来。
一位高官,欲当局长。有三位竞争者。这位官员姓邓,其他三位是赵、陈、梁。
邓来问我:“可任局长否?”
我答:“可。” 经过了约半年之久,局长任命下来,不是姓邓的,而是姓陈的,姓邓的大怒,来质问我,当初神算说可任局长,何以今日却不准了,这还算什么算?什么神算第一?根本不灵不应?岂不是骗人吗?
邓问:“如何说,你怎么说?”
我答不出来。面红耳赤。?
邓再问:“你不是说可吗?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哑口无言,我只得回答:“其实我是不知道的,我只是听司禄神说的,他怎么说,我怎么答。” “司禄神?司禄神在那里?”
“司禄神是无形的。”
“真是废话。”邓极度的不满。
当我神算不准的时候,当人们质问我的时候,可以想见的,我的处境非常的尴尬,神情自然很颓丧,真的只有无语对苍天了,我这时候,也只能呼叫苍天。
正当此时——
我的眼前一亮,司禄神出现了,这神吏手书一“淫”字,给我看得一清二楚,“淫”字底下是某月某日。
我告诉邓:“你犯淫戒!”
邓答:“没有。”
“某月某日。”邓仍然答:“没有。”
我傻了,明明司禄神手书“淫”,又有某月某日,指示非常清晰,怎会可能没有,我不相信。
我说:“请清楚想一想。”
邓想了想,又仔细的算了算日子,仍然答:“没有。”
这时司禄神又指示我,邓是偷窥邻女洗澡,我听了司禄神讲偷窥洗澡,心中就想笑,但不敢笑出来。
我对邓说:“不是私通,而是偷窥邻女洗澡。”
邓一听,换他傻住了,他不再说话,低着头走了。
据我所知,邓的情况是这样子的,邓原本是局长的格,约几个月前,邻居搬来一位单身女郎,模样俏丽,人也落落大方,邓对她多注意了几眼。
邓有一窗,巧对邻居浴室。
某月某日,邻居女郎沐浴,忘了关窗帘,邓刚好看见,于是邓取来望远镜,从头看到尾,从头看到脚,口中啧啧称赞不已,而内心也极度兴奋。
眼看心想。心痒难抑也。
司禄神说:“虽然邓与邻女事情虽然未成,但,邓窥见邻女沐浴,应该即时回避,非但未回避,竟然从头偷窥到尾,不但眼动,其实心也动。淫欲之心一发动,虽非有淫事,也已犯了淫戒也,因此削去禄位,须六年后才当局长。”
第三个故事
又有一回,一位吕固中将到我处。吕固说:“莲生,听说你神算第一,所以今天我来请问你。记得早年,家父母请来一位铁板神算的叶师父,替我占算,说我十八岁就拿到全国大学联招的状元。后来入军事研究所,二十七岁取得博士学位。三年赴美,又取得另一博士学位。五十三岁时,将官达上将。”
吕固接着说:“这位铁板神算的叶师父,是非同等闲的师父,要请他批命,一定要重金,他批命也要看人,小命运的他不算,同时要排期预约,并非随到随算。叶师父给我批的,非常的准,我真的十八岁时,全国大学联招得第一名。然而二十七岁取得博士学位,却差了一些,我二十九岁才拿到博士学位。三年赴美,取得另一博士学位是真的。五十三岁官达上将,这就差了,如今我五十六岁,仍然是中将,始终和上将擦身而过。现在我要问卢师父,请你算算我一生的命运,又何时会当上将。”
我用我神算的方法,替吕固算了算。我手掐“禄”字手诀。再按时辰手诀。最后用“召请”手诀。我念:“咒起翻云扰海,指向法界虚空,动处如钥开锁,静处如日破洪,照见阴阳交感,现出司禄仙翁。急急如太上老君律令。”这咒念三遍。司禄神如一点星光,渐渐变大,出现了。
我问吕固一生命运。司禄神的回答与叶师父所算无差。
我又问:“何以得博士,却迟了两年?”
司禄神答:“原本他可以如期拿到博士学位,然而他却和一些年轻学子,在一次酒后,去了娼家,同学鼓舞他,他为了表示有胆,和一位青楼妓女奸宿一宵。因此,迟了两年。”我问:“娼妓一宿,便差两年?”
司禄神答:“莫看青楼妓女,倚门百媚夭斜,须知君子惜身家,护玉一般深怕。彼自落花有瑕,我终白璧染污,破财伤身误生涯,染毒罹疴祸大。”
司禄神再说:“迟了两年,只是小罚,染了毒就死了,博士成了博土,又成了博死。”
我卷舌无语。我又问司禄神:
“吕固应该在五十三岁升至上将,又何以今年五十六岁,才是中将,而且未担任重要职务,何以故?”
司禄神写了二字给我,此二字是:“莫书。”
莫书是什么意思?”我好奇。
司禄神答:“人名。”
“此人和吕固有关?”
“自然。”司禄神说:“吕固算是世间才士,文武皆备,少壮犯一娼妓,已迟两年,只是小罚。中年之后,却不知改过,竟然喜男色,莫书者,弱冠才华,丰姿韶秀之下属者也,吕固与莫书共聚八年。吕固官至中将已是侥幸,何可有上将重职之想,他只求自己禄位,竟不知已惹下孽障。”
“吕固将来如何?”我问。
“报在其子。”
“其子如何?” “绝嗣夭亡。”司禄神说。
我听了大骇。
我对吕固先谈差迟二年拿到博士学位的事。
吕固回答:“是有的。年轻时,大伙一起去,大家好玩,想不到就这么样,真的迟了两年。”
再提到何不能当上将?我写了“莫书”二字递了给他看,他看了“莫书”两字,低头不语。
“可有这等事?”我问。“有。”吕固点头。
吕固站起来,对我说:“莲生,你果然神算第一。然而,我终于也明白了,人的命运,虽有天定,但,事实上也一样会改变,变来变去,唯在自心。”
“说得好,希望你自心体会,免得遭报!”r>吕固走时,我给他一张纸条警语:
“男女居室正理,岂容颠倒阴阳,污他清白暗羞怆,自己声名先丧,浪费钱财无算,戕生更自堪伤,请君回首看儿郎,果报昭昭不爽。”
过后不久。吕固果然独子发生车祸身亡,真的绝嗣!真的绝嗣!真的绝嗣!
司禄神厉害。
再有一件有关“司禄神”的事
有袁茂者,是工厂老板,业五金。早年来问事。司禄神
答:“十五年后,大富商。”
结果是,约十多年后,袁茂经营的工厂倒闭,袁茂因借贷太多,负债累累,逃到国外,从此流亡海外,无法回到自己的国家。
袁茂在海外很辛苦,他在跳蚤市场摆地摊,收入非常微薄,他也当建筑工人,原本是工厂老板,如今却在屋顶上爬来爬去,结果建筑不是内行,被辞退。
袁茂在一家餐厅打工,勉强糊口。
后来,袁茂在海外,查访到我住的地方,坐了灰狗巴士,赶来找我。
他在灰狗巴士上,共摇晃了三天两夜。
我清晨看见他,吓了一跳,昔日的袁茂,西装笔挺,油亮的头发,出门有黑色大轿车,有司机及秘书。今天的袁茂,一头灰白发,不修边幅,一件破夹克,皱纹爬满脸,风尘仆仆,一幅潦倒的模样,状至可怜。
我请他进屋内,倒了一杯热牛乳给他,又请他吃了面包,他连早餐都未吃。
袁茂问:“司禄神说十五年后,我会成大富商,如今?”
“ 现在几年了?”我反问他。
袁茂用指头算了算:“刚好十五年,司禄神不准了,你神算不灵了!”
“我。……”我回答不出来。
袁茂一脸的委屈及无奈,问:“怎会不准不灵呢?”
“这。……”
袁茂说:“当年,我的工厂做的最辉煌的时候,也曾请你到工厂来看风水地理,依照你的意思,改正了缺点的地方。也曾请你神算,你说十五年后,一定大发,十五年后是人生的最高峰。如今,正好十五年后,我潦倒如此,你怎么说?”
“我,我也不知道。……”我汗涔涔下。
袁茂说:“现在,我走投无路,你说我怎办?”
“我再帮你算算如何?” “算?怎么算?”他似乎有点火大。
我闭上眼。
竟然看见司禄神,左右手各牵了一个小孩。“谁的小孩?”我问。
司禄神答:“袁茂的水子灵。”
呵!我知道了,袁茂在这十多年中,杀了生,拿小孩子,所以有两个水子灵。
我说:袁茂,你杀了生,你的女人堕胎拿了两个小孩。”
袁茂答:“堕胎的多的是,罪有那么重吗?”
司禄神再现,摇头示我,用手指向虚空,虚空中现出一位娇美年轻的姑娘走了出来,左右手各牵刚刚的那两名小孩。
这下我骇然,当下明白。
我说:“袁茂你夭寿,你污辱一个姑娘!那两名水子灵,是姑娘生的,是吗?”
这回换袁茂额头有汗水。
“这…这…,这姑娘也喜欢我啊!”
“唉!”我叹气:“这姑娘连生二子,又堕胎,这是何等重大的罪业,今之潦倒,其来有自。”
“是这样吗?”
“当然是。”我答。
“我以后怎办?”
“发誓持戒,我认为你必须写疏文,列出你的姓名八字。签上你的名,对天地立下誓言,焚文书,告于天地,从今忏悔前过,以后举止动念,务必战战兢兢,完全不涉及邪淫,永断孽根,重新走回正路。不只是如此,以后心存善念,时时以口或传单,劝人勿邪淫,经云,戒邪淫,得五增福,也可避三涂恶道之沦也。力图自振。”
袁茂听了,唯唯称是。
神目赫然如电,男女借隙相乘,官刑冥罚祸非轻, 真是堕身陷阱。”
我送走袁茂。期望他永远自新。
修行人,如果去犯淫欲,在因果上,更觉得可怕了,这是知道佛法,更去犯法。佛典上说,造淫业的人,他得到的报应,是妻女不贞,断子绝孙,死后入三涂恶道,成了畜牲、饿鬼、地狱。百千万劫,不易出离,再得人身。
犯淫戒的人,会丧失了地位,败坏了名誉,耗散了资财。好淫的人,多病,容易衰老,不能长寿。在影响上,社会唾骂,怨雠深结。最终是名誉受损啊!
这是万恶淫为首之首。所以佛制戒律,出家弟子的五戒之中,淫戒至重也。出世的圣人,入世的贤人,明道的达士,早已看出淫欲的本原,有人主张断除,有人主张节制,而密教则主张疏导欲念,把淫欲化为修行。
在这些范围之内,善说力劝,无非希望人人打破迷关.
从世俗的快乐,得到清净的极乐。
我当然知道,人非圣贤,谁能无过,但要能力行守戒,知天道祸淫,要时时忏罪悔过,人人知道赎罪之方,毅然断除。
对于裨益人心世道的善书及经典,要宣扬推广,使举世之人,明白征逐物质享受无益,放纵淫欲堕落之苦,不要大肆提倡,如此才能社会和祥平安,风俗渐渐变好,人心淳厚。
一切事业以身为本。
伤身之事种种不一。
最酷烈者莫过淫欲。
是以君子持身如玉。
莫邪存诚以此修身。
转载自http://hi.baidu.com/%B1%A8%B8%B8 ... 3c0bf21a4cfff6.html
破淫戒言无果报 招火焚堕入阿鼻
  [阿难白佛言]世尊,如宝莲香比丘尼,持菩萨戒,私行淫欲,妄言行淫非杀非偷,无有业报,发是语已,先于女根,生大猛火,后于节节,猛火烧然,堕无间狱。
                              ——《楞严经》
  【宣化上人解说】世尊,即如宝莲香比丘尼,本来已受菩萨戒,但偷偷与人行淫,还妄说行淫不过是彼此交欢,既不是杀生,又不是偷盗,是没有业报的。说这些话后,即从她的阴部,生起大猛火,再延烧至全身的骨节,终于堕落无间地狱。
  无间狱是经无量劫,万死万生,日以继夜没有间断。好淫的人,死后堕地狱,男的见铜柱是美女,女的见铜柱是美男,即趋往抱柱。柱即变成猛火,燃烧其身。淫属火故叫淫火。好淫的人堕无间狱,到处都被火烧,岂不可怕!(摘自宣化上人讲述《大佛顶首楞严经卷八浅释》)
转载自——http://www.foyin.org/zhuanji/news/news_view.asp-newsid=11504.htm
善书及经典,要宣扬推广,使举世之人,明白征逐物质享受无益,放纵淫欲堕落之苦,不要大肆提倡,如此才能社会和祥平安,风俗渐渐变好,人心淳厚。
一切事业以身为本。
伤身之事种种不一。
最酷烈者莫过淫欲。
是以君子持身如玉。
莫邪存诚以此修身。
转载自http://hi.baidu.com/%B1%A8%B8%B8 ... 3c0bf21a4cfff6.html
破淫戒言无果报 招火焚堕入阿鼻
  [阿难白佛言]世尊,如宝莲香比丘尼,持菩萨戒,私行淫欲,妄言行淫非杀非偷,无有业报,发是语已,先于女根,生大猛火,后于节节,猛火烧然,堕无间狱。
                              ——《楞严经》
  【宣化上人解说】世尊,即如宝莲香比丘尼,本来已受菩萨戒,但偷偷与人行淫,还妄说行淫不过是彼此交欢,既不是杀生,又不是偷盗,是没有业报的。说这些话后,即从她的阴部,生起大猛火,再延烧至全身的骨节,终于堕落无间地狱。
  无间狱是经无量劫,万死万生,日以继夜没有间断。好淫的人,死后堕地狱,男的见铜柱是美女,女的见铜柱是美男,即趋往抱柱。柱即变成猛火,燃烧其身。淫属火故叫淫火。好淫的人堕无间狱,到处都被火烧,岂不可怕!(摘自宣化上人讲述《大佛顶首楞严经卷八浅释》)
 楼主| 发表于 2017-7-30 10:41:27 | 显示全部楼层
  护法揭示为何命中大富大贵之人财库却是空的(教训深刻啊)

  感谢幻影o海潮音师兄编辑整理

  人对自己的生命,充满了迷惑,很多人双手不停的劳动,但仍在困厄之中,人们无法了解自己的福份,所以他们会去祈求相师的指点。

  然而,我亦然知道,人的福份,是有定数的,也就是说,依照三世因果的律令,一个人吃多少米,赚多少钱,其地位多高。妻、财、子、禄,原来皆有定数,这定数是千真万确的。不过,虽然有个定数,这定数一般难以改变。然而,我们亦然知道,学佛修行可以改变命运!大慈大悲可以改变命运!行大善可以改变命运!我常常运用自己任运的法力,进入另一时空之中,去『查库』,追寻福份的缘头,安祥地一一为众生解说『库藏』的问题。

  『库藏』就是福份。『查库』是看每一个人三世因果中,原具有的福份有多少。

  一天,有朱龙若来到我处,问福份。

  这位朱龙若年约五十,面目团圆,穿着毕挺西服,走路步履从容,举手投足,眉鼻眼口,均是富贵相。我观察面相,我说:『有七个财库』。

  朱龙若答。 『不准。』

  朱龙若再问:『请师傅看我身价几何?』

  我答:『二亿一千万美元的身价。』

  朱龙若哈哈大笑:『更不准,更不准。』

  我面红耳赤。朱龙若告诉我,他这一生,是做了不少的事业,每到成功的边缘,就差一步,发生其它的事故,就倒了,一件事也难做成。

  如今年纪五十岁了,仍然一事无成,可以说,勉强生活而已,更不用讲二亿一千万美元的身价。朱龙若奇怪的是,他自己相貌很好,每一个人看见他都说是富贵相,气色甚佳,手脚也丰厚,他自己也喜欢到处找相士,随众受教,每一个相士都说他的财富是非常丰厚的,财富累累,但,事实上是一名穷措大。外表看似大富豪,事实上是一无所有。

  朱龙若对我说:连人人都称赞的师傅都会失算,这天下已无奇人,以后不再找人算命了。

  我一听,更加羞赧,我简直见笑于世人。我说:『我再灵测如何?』

  『再求一试,但你已知答案。』朱龙若说。

  『无妨!』我用屈指神算,屈指神算的结果,仍然是七座财库,二亿一千万美元的身价。

  『乱来,乱来,所谓命运,不可信也!』对方叫道。

  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我说:『我去查库。』

  『什么是查库?』

  『查你三世因果的库藏福份,这是最后的办法,也是最实际的办法。』

  『好吧!你去查库,我等大师傅的答案。』

  ●

  当夜,我入禅后见一吏驾一车乘至,对我恭敬的说:『师傅,请随我查库。』

  『如何不准?』我责怪。吏不说,只是回答:『查了便知道。』

  这位官吏驾着车乘,急速而行,到了一座宫殿。宫殿之间,有一棵如天一般的大树,大树枝叶扶疏,可以说大树的果实累累。官吏扶着果实,由我观看。其中上有七颗果实,全写了朱龙若的名字。『七座宝库。』我大骇,明明是七座财库的,怎会是一文不名呢?

  我要告诉大家,这宝库果实,不是世间的水果,世间的水果是圆的,而宝树长出来的果实是方的,四四方方的,如同仓库一般,故称『宝库库藏』。

  据我所知道的,『宝库』有无穷无尽的数量,这『库藏殿』又在世界各地宇宙十方法界,这些是不可思议的,也很难令人想象的。彷佛是所有众生的数据,在不同的时空因缘当中,存盘在『地大』、『水大』、『火大』、『空大』,随众生的因缘不同而存档。

  这些库藏,是众生的『福份』『智慧』的总合,明白了『库藏』,一切宿命全一清二楚,有了『库藏』,便知众生的福份财富。

  为了救度一切众生,令俗世习气深重的众生得到调伏,可以『查库』,在这种的因缘下,能使大众产生信心皈依信仰。『库藏』的地点,因人而异,约分有五:

  一、总统及国王。 二、荣华富贵的人。 三、工、农的人。四、修行人。 五、贫苦的人。

  据我所知,有很多修行人的『库藏』,里面是充满智慧的法本,他们将智慧握在手中,『库藏』内并不一定有什么福份,他们只是将智慧发光,使一切众生得到成就,而他们的福份就是『自在』。

  保护『库藏』的护藏神,都是极其猛忿怒的护法,因为他们的使命,就是使每一个的库藏都非常的安全,因为所有的『库藏』都是每一个人历世转劫的殊胜因果,有着甚深的宿命因缘。能够明白『库藏』之理,能够『查库』,也只有具足殊胜福德的人,才能见到『库藏』,这种人在人间寥寥如晨星。

  我见到朱龙若的『七座库藏』,确定他是应该有财富的人,也就是荣华富贵的人。我疑惑。官吏要我打开里面看。我一一打开,吃了一惊,因为里面的『库藏』全是空的,并无一物。现在换我迷糊了,有七座宝库,但全是空的,这是怎么一回事?

  我问护藏神。 护藏神答:『追溯朱龙若,此人前世修行、行善,修出了七座库藏,今世是大富大贵之人,可惜的是,他年轻时,风流成性,喜欢女色,饱暖思淫欲,他原有妻室,又在外面乱来,有了第三者。其妻浮尸在家后院的游泳池。』

  『游泳池内溺毙?』我问。『其妻根本不会游泳,怎会下游泳池。』 护藏神答。

  『是失足落水?』 我又问。

  『这是朱龙若自己对人说的。』护藏神回答:『朱妻水淋淋的亡魂,带着已有七个月身孕的胎儿之魂,再随着一位穿黑衣的老太太,是朱之岳母。她们三位持着文疏前来,把七座宝库的库藏全数分光,三位亡魂带着库藏的缘份转世去了。』则三位转世之人将有此财富。

  『朱妻之名?岳母之名?』

  『朱妻是施玉圆,其岳母曾知慧。』

  『为什么其岳母曾知慧也可以来分他的库藏呢?』我大惑不解?

  护藏神说:『原先朱龙若一切经营的资本,全是曾知慧的。』

  『哦!我明白了。』我约略明白朱龙若这一世的来龙去脉了。这里面隐藏着灵异,其实也不算是灵异,而是现实的反映,这些过程的诸端现象,当中都有因果存在,一点一滴也不可疏忽,在这种情形之下,生命轮回的现象,也就更加的明晰!

  ●

  那天,朱龙若来了。『查库了没?』他的嘴角挑战的带着笑意。

  『查了。』我正等着呢!

  『几座宝库?』

  『七座。』

  朱龙若带着嘲笑的口吻说:『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我说:『不错。』

  我反问朱龙若:『你的岳母曾知慧,储蓄过钱吗?她有钱吗?』

  『是的,她曾去学医,回来后开始行医救人,她是有钱人,后来先生早逝,守寡一生茹素。』......。 朱龙若有点诧异:『你怎知道,我前妻岳母之名。』

  『我还知道你前妻之名呢!她是施玉圆。』我说。

  『你还知道什么?』他吃惊了。

  『失足落水,带着胎儿。』『而且那是你自己对外说的。』我大声的说。

  『师傅,你是什么意思?』朱龙若涨红了脸:『你不查库,查这些干什么?』

  『这是查库的插曲。』我坦白告诉他:『你命中虽然注定了有七座宝库,但宝库却是空的,虽然你命里注定是大富贵之人,但你却享不了大富贵之福,你的福已经没有了。』

  朱龙若不说话了,他沉思了很久,默默的喝了几口茶,猛然的站立了起来,身子施施然的,拖着一条长影,走出我家的门。临走时回头对我说:『你查的,算你对。』

  我要告诉大家的是,这三千大千世界当中,到处都有库藏,这其中包括人的身体,人的出生及成长,示现在我们身体上的,即是三世因果埋下的福慧实相的库藏,我们的身体即是库藏的外相,如此了解,就明白为何我一见朱龙若,就知道他有七座宝库的原因。

  所以,我『查库』,先看人体外形,据我所知,人在受胎时,库藏微微开启,诞生之时,库藏就成了,在成长之中,库藏随之变化,亦随善恶的因缘而变动着。而在寂灭的时候,库藏消失。

  我在这里,教人切切记住的是,行善造恶只在一个心而已,善恶一念之间,千万勿生恶念。你若生了恶意,造了恶业,即便没有任何人知道,福份已经削掉了,由邪淫而害命,触目惊心啊,邪淫确实害人不浅,本来一个大富大贵之命的人,却成了一个穷措大,一无所有。这是上天的惩罚,比之世间的惩罚还厉害。死后还有惩罚呢。世人应该警惕邪淫的害处。不要认为上天削福是神话、这是真真实实的;不要认为看不见的现象就不存在;不要让五浊蒙蔽了自己的眼睛;不要让欲望控制了自心、而毁掉清净!

  另外,行善也并非有钱人才能做到,穷人也一样能做善事,做善事是一份心,只要尽心,就是了。

  护藏神说的,一沙一塔,一米一财,一纸一库,全凭用心而已!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7-7-30 10:54:02 | 显示全部楼层
不信因果亵渎女神仙,轻狂书生被暴打,功名削尽疯癫致死!


   青溪地方有个水仙洞,供奉着一位女神像。相貌雕塑得特别端庄美好,栩栩如生,乡下的农民将她推奉为土神。


   每天都有人来祈祷祭拜,香火很旺,时逢二月水仙祠梨花盛开,有几位读书人闲暇无聊到里边游览观赏。


   一位书生步入殿内掀开帏帐看见神像随口说道:“啊,多么美好的女子,如果是活人的话,我应当把她娶为小老婆,以供我床第的淫乐,受用无穷。”众人听了他如此大不敬的话惊愕之余纷纷规劝道:“寺庙乃清净之地,神仙乃至尊先灵,监察人间善恶,纠正枉法之不及,体现道德,彰显仁慈,你怎么在这里说出如此的下流话,妄造口孽,你就不怕报应乎!”书生大笑说;“世上就根本没有什么鬼神,哪儿来报应,至于人们时常提到鬼神之说,那是指阴阳二气构成的幻影,根本就没有可见形体,各位仁兄都是读书人,怎么反倒相信这些泥身有神了呢?


   于是,又拿起笔索性在墙上写诗题词道:“绛红衫子秦罗棠,宛似人间窈窕娘,若是争妍桃叶渡,板桥西畔作名娼。”众人见这位同学狂妄放肆,丝毫没有半点敬仰之心,骂神称正,作诗逞能,都摇摇头就叹息着离开了。


   转眼间槐花黄了,纷纷烂漫,原来在水仙祠游览的这几位书生要参加考试,晚上同住在文昌阁,有天晚上大家同时做了相同的梦,梦见上帝升殿,金章玉佩,侍卫森严,威严的仪表显得整齐肃穆。桌案上有一张状子,众书生低头爬着不敢往上看,上帝责备道:“凡人有没有官位命中早已注定,能不能金榜题名,登科显达,仕途坦荡,其实有名额的人早就已经在桂录册上记载着,今生今世,就在日常处世中,由于人们在言行上放纵,不检点而犯了天道禁忌,做了一些有损德性的事,诸如抛洒米面、糟蹋钱粮,贪色淫秽,辱蔑圣贤,暗做伤天害理之事等,一但触犯了这些禁忌和色戒,神灵就按阴律而除名。民间的女子尚且不可调戏亵渎,何况是神仙呢?青溪的女仙向我这里控告,说你们这些人狂妄放荡,写诗谩骂她,有这件事吗?”


   众人都齐声回答:“这是某人做的,不关我们的事呀!”上帝马上命令下属检查桂录本薄,某人的名字下注释着本次科第可考取第二名乡魁,上帝拿笔抹了他,在女仙的诉状下批示着:“某位书生看见女色立即起了淫心,毫无理智自约,狂言妄语,欺辱神圣,已经废除了他的科名,至于咒骂神仙的罪恶由当事者自己追究整治。”众人呼啦一下全都梦醒,互相试问都说做的同一个梦,又惊异又感到畏惧,吟诗的那位书生仍然不相信说:“梦就是梦,是虚幻不实的,哪有什么依据呢,再说文昌帝君那有闲心来管这种闲事,我倒要看泥疙瘩雕塑的女鬼,能把我怎么样呢!”


   等到参加考试的那一天,所写七篇文章如锦绣一样的灿烂,自己也感到很得意,端着蜡烛很认真地书写到夜里三更,忽然看见青溪的水仙站立在他的面前,抽打着他的脸说:“哪里来的疯狂书生,不知天高地厚,敢于亵渎我,你的科举名字已经免除,魁星的光芒全部收敛,有什么可怕的?”又命令侍女有的拿着木棒,有的拿着竹杖一齐向他打来,而周围的监考差役却什么也看不到,并未看到有什么人进来,因为门卫管理严密。可是,这个书生却招架不住,实实在在地感触到有人打他,左右避闪,最后发疯了。将自己的试卷撕碎,嘴里胡言乱语。


   巡查的差役向监考官禀明情况,说这个人丧失了理智,在考堂上疯病大发,考官大怒,命令人将他抬出去送到寓所。谁知书生三折腾两折腾,竟刹那间死去了。众人不解这个人好端端地进场科考,无缘无故地精神失常,不明白是中了什么邪,只有在青溪祠一块的那几个人心里最清楚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戒邪淫论坛  

GMT+8, 2017-8-21 03:12 , Processed in 0.061845 second(s), 25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