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邪淫论坛- 清净自在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680|回复: 0

儒家的性学与心性之学:乐而不淫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10-5 02:4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说它独特,是说儒家学说立基于男女性事上,由此展开它整套存有学、伦理观及政治理论。男女媾精、阴阳施化、一索得男、天地交泰,这些语词与观念,明著于圣典,举以为教、传习讽诵之。这在其他几大文明中是不常见的。在我们亚洲儒家文化圈中,或以此为相沿已久之传统,不免习以为常。但与佛教、基督教相比,即可见此事之不寻常。起码从今天的情况来设想:中国古代人自童蒙时代读这些经典,就整天在讽诵男女媾精,阴阳交感;观象玩辞,也整天在想着如何夫妇匹配、一索得男,不也还是会觉得很怪吗?
  或许我们会说“易以道阴阳”,其性质本来如此,不能以之概括整个儒学。但若如此,则我们不妨来看看《诗经》。
  诗三百之本来面目,或许是本之风谣,或许是朝庙乐章;但是,在儒家的解释系统中,它非常清楚地,是以男女情欲问题为基点,推拓以言王道教化的。犹如《易》本为卜辞,而儒家解释系统却以男女交媾、万物姻媪论人文化成。
  何以见得?《诗经》以国风《召南》开端,是所谓“诗始二南”,其重要性可知。但《周南》十一篇,据汉儒之说,其中倒有八篇在谈后妃之事。剩下三篇,《麟趾》言《关雎》之化,仍是讲后妃;《汉广》《汝坟》亦说文王教化,令男女夫妇相得者。总之都是在谈这档子事。而《周南》始于《关雎》,《召南》始于《鹊巢》,也是说后妃的,其余则略如《周南》。依《仪礼·乡饮酒礼》郑玄注,此又均为房中乐。为何夫子返鲁,雅颂各得其所,而《诗经》编次,乃以房中乐冠首?且以《关雎》《鹊巢》为始?汉儒解释道:
  子夏问日:“关雎何以为国风始也?”孔子曰:“关雎至矣乎!夫关雎之人,仰则天,俯则地。幽幽冥冥,道之所藏;纷纷准准,道之所行;如神龙变化,斐斐文章。大哉关雎之道也!万物之所系,群生之所悬命也。河洛出图书,麟凤翔乎郊;不由关睢之道,则关雎之事将奚由至矣哉?夫六经之策,皆归论汲汲,盖取之乎关雎。关雎之事大矣哉!冯冯翊翊,自东自西,自南自北,无思不服。子其勉强之,思服之!天地之间,生民之属,王道之原,不外乎此矣”。子夏喟然叹日:“大哉关雎!乃天地之基也。”《诗》日:“鼓钟乐之。”(韩诗外传·卷五)
  夫男女之盛,合之以礼,则父子生焉、君臣成焉,故为万物始。(《列女传·魏曲沃负篇》)易基乾坤,诗首关雎,夫妇之际,人道之大伦也。(《汉书,外戚传》)
  后妃之制,夭寿治乱存亡之端也。是以佩玉晏鸣,关雎叹之凸知好色之伐性短年,离制度之生无厌,天下将蒙化陵夷而成俗也。(《汉书,杜钦传》)
  家室之道修,则天下之理得,故诗始国风,礼本冠昏。始乎国风,原性情而明人伦也;本乎冠昏,正基兆而防未然也。福之兴,莫不本乎室家;道之衰,莫不始乎阃内;故圣人必慎后妃之际,别适长之位。又曰:臣闻之师日:匹配之际,生民之始,万福之原。昏姻之礼正,然后品物遂而天命全。孔子论诗,以关雎为始,言太上者民之父母,后夫人之德不侔乎天地,则无以奉神灵之统,而理万物之宜。故诗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言能致其贞淑,不贰其操。情欲之感,无介乎容仪;宴私之意,不形乎动静;夫然后可以配至尊而为宗庙主。此纲纪之首,王教之端也。(《汉书·匡衡传》)
  夫妇之道,参配阴阳,通达神明,天地之宏义、人伦之大节也。是以礼责男女之际,诗着关雎之义。(《班昭·女诫》)
  夫妇,人伦之始,王化之端。阳尊阴卑,盖乃天性。且诗初篇,实首关雎;礼始冠婚,先正夫妇c(《后汉书·荀爽传》)
  男女情欲性交,非但不是见不得人的事,反而是极伟大、极重要的,为万物化生的本原。这情欲与性交是否能适当地处理,合体合宜,则是一切秩序是否合宜的基础,所以汉儒讲得如此郑重。在他们具体论诗时,对情欲处理得宜者,赞美歌颂之;对其处理不宜者,则讥之刺之。此即称为“美刺说”,是汉儒解经的主要方法与内容。
  《韩诗外传》卷一:“精气填溢,而后伤时不可过也。不见道端,几陈情欲,以歌道义,诗曰:静女其姝,俟我乎城隅。爱而不见,搔首踟蹰。”《说苑·辨物篇》也有同样的讲法。谓男子长大以后,精囊中精液填盈,自然就会想去找女人。此时王者教化,即应注意让他匹配及时,否则就会“失时”,令男子怨望。像此诗就是人在看不见王道之端时自陈情欲的怨诗。
  男子如此,女人也一样,《易林》师之同人说:“季姬踟蹰,结衿待时,终日至暮,百两不来。”此即所谓“少女怀春”。男找不到女,搔首踟蹰,女找不到男亦然。这样就会成为旷男怨女。王者之政,则必须要能消除旷男怨女。能办得到,诗家美之;办不到,诗家刺之。
  美诗。如毛《序》说:“《桃夭》,男女以正,婚姻以时,国无鳏民。”“《
摽有梅》,男女及时也,召南之国被文王之化,男女得以及时也。”蔡邕《协和婚赋》:"《葛覃》恐其失时,《摞梅》求其庶士。唯休和之盛代,男女得乎年齿。”这是赞美及时的。  反之,毛《序》说:‘《有狐》,刺时也。卫之男女失时,丧其妃耦。古者国有凶荒,则杀礼而多婚。”‘《野有蔓草》,思遇时也,君之泽不下流,民穷于兵革,男女失时。”‘《绸缪》,刺晋乱也,国乱则婚姻不得其时焉。”‘《东门之杨》,刺时也。婚姻失时,男女多违。””《雄雉》,刺卫宣公也。淫乱不恤国事,军旅数起,大夫久役,男女怨旷,国人患之。”这些都是刺,批评因荒凶、兵革、乱政等种种原因造成的男女失时怨旷现象。  在年荒、战乱、政治混乱的时代,男女之事不但容易失时,更常见其淫乱失礼。故毛《序》说:"《野有死》,恶无礼也。天下大乱,强暴相陵,遂成淫风。”“《飞匏有苦叶》,刺卫宣公也,公与夫人并为淫乱。”“《桑中》,刺奔也,卫之公室淫乱,男女相奔。至于世族在位,相窃妻妾,期于幽远。政散民流,而不可止。”“《氓》,刺时也,宣公之时,礼义消亡,淫风大行,男女无别,遂相奔诱。花落色衰,复相弃背。或乃因而自悔,丧其妃耦。故序其事以风焉,美反正,刺淫佚也。”“《东门之埤》,刺乱也,男女有不待礼而相奔者也。”“《出其东门》,悯乱也。公子互争,兵革不息,男女相弃。”(论《溱洧》亦同)"《东方之日》,刺衰也。君臣失道,男女淫奔,不能以礼化也。”  这些淫佚现象,或因主政者自己就乱七八糟,知《毛传》说卫国公室在宣惠之世,相窃妻妾。这样,社会上的风俗当然也就不堪闻问了。有时,则是由于主政者不注意,或时代衰乱不暇顾及,男女之事也会淫乱。  乱不乱,是以合不合礼义来判断的。例如女子私奔、“少女怀春,吉士诱之”的诱奸、做母亲的家里有七个小孩还出去跟男人幽会、做国君的与臣子的老婆私通、王妃又与别国国君通奸、淫自己妹妹等都是。儒家是主张满足人之情欲、让男女能正常性交的;但应“乐而不淫”,要“发乎情止乎礼义”,所以又批判此类淫乱之风。
  《毛传》论《竹竿》说“舟楫相配,得水而行。男女相配,得礼而备”,很能表明儒家的想法。礼,是“因人之情而为之节文”(《礼记·坊记》),它是顺人之情而制定的,为的是满足情之需求,故它与情的关系是相配合以使其圆满。若男女相爱,又能举行婚礼以成全并保障两个人的关系,有两面性,既成就性欲,也节制了性欲,《韩诗外传》卷二载:
  孔子曰:口欲味、心欲佚,教之以仁。心欲安、身恶劳,教之以恭。好辩而畏惧,教之以勇。目好色、耳好声,教之以义。《易》曰“艮其限,列其寅,危熏心”,《诗》曰“吁嗟女兮,无与士耽”,皆防邪禁佚,调和心志。
  孔子讲的就是指礼对欲望的调和节制。此称为调节,又称为调济。《后汉书,荀爽传》说“阳性纯而能施,阴体顺而能化,以礼济乐,节宣其气,故能丰子孙之祥,致老寿之福”,讲得最好。男女交欢之乐,以礼济之,节宣其气,才不会乐而佚淫、乐极生悲,此即为调节调济。就个人说,如此才可养生寿考;就社会说,如此方能风俗和乐、政治清明。
本文摘自《仁者寿·儒门养生法要》
作者:龚鹏程

龚鹏程  龚鹏程,江西吉安人,1956年生于台北。是当代著名学者和思想家。  台湾师范大学国文研究所博士毕业,历任淡江大学文学院院长,台湾南华大学、佛光大学创校校长,美国欧亚大学校长等职。曾获台湾中山文艺奖、中兴文艺奖、杰出研究奖等。2004年起,任北京师范大学、清华大学、南京师范大学教授。现为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  石家庄明仁医院一直坚持中医为体、西医为用的思想,推出了“经络、药物、心性、养生、手术”相结合的五维仁术综合疗法。其中,食疗养生使病人彻底摆脱高血糖、高血压、高血脂、高尿酸、高体重等疾病,给病人一个健康幸福的人生。  明仁医院推出明仁固本养正治疗方案,依据《黄帝内经·太素》“空腹食之为食物,患者食之为药物”的药食同源理论,精选道地药材、优质食材,精心搭配制作而成。具有固本、养正两大功效。固本,是固先天之本(肾)与后天之本(脾)。养正,是养身体的正气,正气存内,邪不可干,使您始终保持精气的充盈。  一到三个疗程,有效治愈糖尿病、高血压、痛风、肥胖等代谢性疾病!打破西医“糖尿病终身服用药物理论!”

本帖子中包含更多资源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

x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戒邪淫论坛

GMT+8, 2021-9-28 18:34 , Processed in 0.104205 second(s), 10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