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邪淫论坛- 清净自在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127|回复: 0

[南无观世音菩萨] 观音菩萨救治柏金森病人奇迹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6-3-4 21:34:3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九八六年十月真多不速之客来访,有一天,突然来了一对夫妇,男的大约四十岁,太太三十多岁,两口子在我家门前出现,我开门,看见他俩瘦成那样子,把我吓了一跳,尤其是那位先生,面貌上罩着一层黑气,一双陷入的眼睛含着阴阴森森的神情,更叫我瞧着心惊。他穿着西装如此整洁,态度如此彬彬有礼,显出有高等教育的背景。
  他自己介绍,说是从美国驾车一天来的,专诚来拜访我。我看见他的汽车停在我前院马路边,是美国车牌。看见他俩一脸憔悴疲倦的样子,无疑是长途驾车所致。本来我最不欢迎没有预约的不速之客,可是对于这一对风尘仆仆的诚心远客,我不好不请他们进屋内。
  这位Z先生坐下之后,我发现他的谈吐非常文雅,显然出身自一个相当高级的门第,他的太太非常温婉贤淑,这一对夫妇可真是一对壁人,可惜却瘦得很。
  谈话的开始,总不外是由来客申致仰慕之意。我和他俩寒暄一阵就厌倦了这些客套,我就问他们的来意是要问我什么?
  “你有天眼,应该一看就知道啦!”Z先生笑道:“人家说来不需开口,您就都能讲出来一切答案了。”
  “我哪有那么大的本事?”我笑。
  “为我们看一看吧!”他说:“你看得出我是干哪一行的?我来意是什么?说嘛!”
  “好!我看见你周围有几百部电脑,你是电脑专家,我想您今天不远千里来见我,并不是来谈八字学的。”我说:“你是一个很孝顺的人,您关心老太太的病,您是为了老太太的病来见我的,您老太太已经瘫痪多年了,两腿早就不能动了,幸而有一个人常年照料她,这个人很健壮,和您的关系也是很深的,是姨妈吗?”
  “那是我的另一个母亲,”Z先生说:“您只说对了一半,也不错了。”
  “您的父亲曾经是独当一面的大员,”我说:“他已经去世了,您的生母瘫痪了很多年,可能超过了二十年,一直躺在床上,起居饮食都需人侍候,现在也很瘦弱,甚至语言能力也不太灵便了。对不对?我猜她患的是柏金森氏病症!是她的脑子神经细胞被一种过滤细菌伤害了。”
  “对!”Z先生和太太都惊诧得很:“您真的是有天眼看到了!”
  我微微地笑:“只不过是推理而已,我有什么天眼?”
  “你又来了!” Z先生笑道。
  “您今天来见我,就是要叫我替您的生母老太太看病,顺便也替那位壮健的老太太看看健康,对不对? ”
  “对!”
  “瘫痪的老太太,我相信还是有机会治好的,”我说:“虽然您已经为她老人家延聘过不少中西名医都没治好她,我仍然认为她有希望!”
  “您能治?”
  “我有什么能力?”我说:“我说的是,观音菩萨才有能力治好她!您能不能接送她来我家一趟?来了,我们大家一同拜求观音菩萨加被于她。我见着了老太太,当面也比较看得真确一些。我或许可以尽力去编写一份适当的营养单子,交给你们去照料她。”
  “那太好了!”Z先生和太太都非常欢喜。
  我留他俩共餐,我做的白水煮青菜,是佛教圈朋友都知道的,也都是最怕吃的,我一说请他们吃饭,就大家都吓跑了,我以我的拿手名菜“白开水烫白菜”招待Z氏夫妇,我知道他们难以下咽,怎知他俩吃得很香,我就趁此劝他们戒除肉食,跟我吃这样的淡泊素菜。
  “你知道吗?”我指着Z先生的心脏:“你一向吃肉太多,形成了这个心脏绞痛之症!老太太也是吃肉太多,也不吃一点素食的,以致得病。”
  他承认一向是无肉不饱的。“没有肉就吃不下饭,”他说:“的确吃得太多肉了,我母亲是不爱吃素食的,您都说得对。”
  他俩的饭量都很少,他说是帝君叫他少吃饭多吃肉,我知道还需要一段时间才可以说穿他那个所谓“帝君”的事,暂时我只可以劝他戒肉减荤。
  他俩在餐桌边上不断称赞我母亲:“伯母怎么这样健康的?瞧伯母健步入飞,红光满面,没有半点龙钟老态,是怎么修得来的呢?”
  “我没有修什么,”我母亲笑道:“只不过是吃长素罢了,从前我年轻的时候是很爱吃鸡吃肉,就很多病痛,后来听我孩子的话,拜佛吃长素,身体就好了,你的妈妈,假使也肯吃长素,也拜佛,身体一定也会好起来的。”
  “叫我母亲吃素就难了。”Z先生说:“她吃不惯苦。”
  “这就是了,”我说:“你们这些有钱人家,天天吃山珍海味和什么燕窝鱼翅补品的,都补出病来了。像我们贫穷人家,以吃长素为生活,身体就健康多了,你要劝劝伯母改为吃长素才好,你们下次来,我会开出详细的每日营养表给您母亲,您照着去给她吃,她一定会好转的。”
  “我们会尽力去做”Z先生说:“吃素是好的,这个我相信。”
  饭后我对他俩谈佛经概论及简介,从佛说阿弥陀经开始,谈及阿含经,一直讲到法华经,又加插一些我的太空科学与核子物理学的见解,予以印证,Z先生很听得进,他拿出笔记本来做笔记。我这一讲,一直讲到天黑上灯时分,再留他俩吃了晚饭,依然是白开水煮青菜,只添了些生吃的生菜。
  我和他俩一直谈到深夜,他俩才依依不舍地告辞,连夜驾车返回美国去,临别Z先生说:“冯先生,见到您,如像见到了名山巨刹的有道高僧一般,今天我们真是太欢喜了!您一定是什么菩萨再来的,可不可以告诉我们您是哪一位菩萨呢?”
  “我不是菩萨再来,”我笑答:“我只是一个凡夫俗子,一个卑微的学佛人。”
  几个星期以后,Z先生和太太再来舍下,这一次,他俩口子和一位高大健壮的六十多岁老太太合力从车内扶抬着一位瘦弱瘫痪的小个子老太太出来。看见Z先生夫妇那样孝心,真令我感动!像这样孝道的儿子和媳妇,在台湾香港不会少见,但是在美加西方社会,就真是凤毛麟角了!我含着感动和尊敬,开了前门,让他们进佛堂来。
  Z老太太给扶搬到沙发上去,我看她老人家甚至坐不平稳,歪歪的要倒下,她的外貌是非常美丽慈祥的,正是我前次与Z先生谈话时心中所见到的老太太,现在面对面,当然看得更亲切。我发现Z先生长得很像他母亲,所不同的是他继承了他父亲的英气和胡青。
  Z老太太望着我,努力要讲话,口音是四川的,但是,语音模糊,我一句也听不懂,需要他的儿子担任翻译。
  我立刻就为老太太透视身体,天知道我这是什么X光或是什么?总之,我一闭目,就在脑中看见Z老太太的脑子与全身都是透明的,好像是玻璃的透明人体模型。血管、神经、骨骼、血液、细胞,无不清晰可见,我一面看,一面口述所见情形,Z先生在一旁做笔记。
  我看到Z老太太的血液成份不太对,我心想,放大几千倍来检验才好,果然那些血液中的血球、血小板、微量元素……都自动放大了,让我看得清楚,能说出各种物质的读数出来。也看得见什么部位有胆固醇造成的淤塞,什么部位有粥状坟起。我曾经这样替很多人诊看过,事后证实我所见的和我讲的读数,都极接近医院的检验报告。我知道我这一次也不会太离开事实。
  然后我要放大老太太的脑部神经系统,予以作“断层扫描”,我把她的脑部神经都看了。
  “恭喜老太太!”我张开眼微笑说:“上次你没来,我对令郎说恐怕是过滤病菌伤了您的脑神经。今天您来了,我看得清楚,并不是过滤细菌吃掉您的脑神经,而是脑子内的数处神经已经萎缩,成为一团像枯死的草根,但决不是过滤细菌吃掉的那种空洞情况。这就令人安心了,老太太,您这病,还是有希望复元的。”
  Z老太太微笑着,她的眼泪悄悄地流了下来,Z家家人都很欢喜,争问我有什么方法可以治好她的病。
  “这是肉食者的现因果病症之一,”我说:“美加的洋人,肉吃得太多,因此,他们患心脏病、癌症、高血压、骨节炎等等病症的人数比例也多于任何国家,他们的老人很多都患了这种柏金森氏病症,不过,情形是因人而异,所以我要你们把老太太请来,待我看清楚。要知道,有些柏金森症是治不好的,有些则还有希望治好。这其中也还有其他因果业力关系,刚才我以慧眼、法眼与天眼综合功用来观察,老太太的前生恶业不深,现在只要老太太肯答应吃长素,完全采用我编配的素食每日食谱,并且一心礼佛,拜求观音菩萨与药师佛,一定会渐渐复元的。”
  我拿出我已预先用五天时间用英文打字的七页食谱来,每天应吃什么素食营养,都各有不同,什么素食与什么配合,也都详列,什么素食该生吃,什么该怎样吃,都尽可能想到的写出来了。我再予以作若干修改,然后交给Z先生。
  “这是我基于老太太只是脑神经萎缩退化的构想所编的素食食谱,今天我见到她亲自来,我肯定了我的诊断,我才敢把这份食谱交给您。”我说:“倘若她的脑神经是被过滤性细菌所侵蚀吃掉了,那我可就半点办法都没有了。别说是我,就是医生注射什么激素也未必有什么大效用。”
  “谢谢您!”
  “假如你们完全照我的食谱照料老太太,同时虔诚祈求观音菩萨,而且许愿多布施多放生,多救助贫苦病弱不幸的人,多做慈悲的事,我认为老太太是有希望在半年左右时间之后站得起来,甚至于能走路的。”
  “这怎么可能嘛?”Z先生怀疑地说:“中西名医都看遍了,都说不能医好的,没有希望的呀?你知道,她躺在床上不能动,已经三十多年啦!”
  “中西名医并不是观音菩萨!”我说:“中西名医的医术再高,也不能与观音菩萨的悲愿神力相比呀?!你们为什么不信任菩萨呢?把一切都交给观音菩萨吧,现在我去沐浴,然后来带领你们拜求观音菩萨加被于老太太。”
  我去沐浴之后,穿上海青,带领众人跪下,虔心祈求观音菩萨,我们在肃穆之中祈祷了很久,然后我起来,念着佛经真言,祈求观音菩萨的超感神力注入Z老太太的脑部以助她的脑神经复活。我的手结了手印,按在老太太的脑部,我闭目,把目标集中于她的脑内枯死的神经之丛——那些极微细的像草根树根般的脑神经细胞系统。我感觉到有一种无形但是非常柔和温暖的力量,像是磁力一般,来自观音菩萨无所不在的法身,注入我的手,流进了Z老太太的脑子里面,我告诉了老太太,她似乎也感觉到了。
  然后我对Z先生说:“您带老太太回家以后,须继续天天祈求观音菩萨啊!”
  那天我又为Z先生的另一位母亲透视了身体,还应Z太太之请,替她在台湾的母亲看了病,Z太太并没有带照片来,只告诉了我她母亲的地址,我只好闭目去找,总算菩萨保佑,找到了。我叙述的这位外婆的相貌与健康的状况,Z太太都一一点头说我看对了,Z先生把我的提议疗法写了下来。后来,Z先生回台湾去,把我的话一一告诉岳母,他是一番好意,怎料岳母一些也不相信,反而把这位孝心的女婿大骂了一顿。
  这也是各人的福缘问题了,因缘未到,丝毫勉强不得,那位岳母依然是不肯戒肉食,健康仍是不好,她总是相信吃药,其实,无论中药西药,都是有副作用的呀,世人不知,以为药就是神仙!我是最不赞成吃药的,药疗何如食疗呢?
  是的,我最主张食疗——生吃植物性食物来治疗疾病和预防疾病,而且我主张生吃普通的蔬菜瓜果及豆类种子等等。我认为只要生吃足够的素食,就有很好的保健功用,无需吃什么药物。如果有一些病,非要吃药不可,也必须请高明的医生诊断明白开药方才可以服用,不可自己妄自滥吃药物!更不可自己乱来注射什么补针什么荷尔蒙。
  我用普通的植物素食帮助数以千计的病人预防了疾病或改善了健康或医好了疾病,包括一些病人自称遍访中西医名医医不好的怪病在内。
  不过,我不能把我医治病人的详情写出来,也不能公开每一个人的私事与我给他们建议吃些什么素食。理由是,各人有各人的隐私在内,我不能公开,而且,各人体质不同,对于接受素食的能力也各有不同,并不是人人都可吃某一种素食,有些人对某些食物有强烈的过敏症,比方说,全麦面包是医生主张人人应吃的最佳营养,但是,有一次,有一位老太太来见我,我竟发现她对一切面粉制品都有强烈敏感反应,我在一见面就指出她有这种怪病。
  “你不能吃面食,”我说:“你一吃面食就会全身肿胀,呼吸困难,甚至窒息,对不对?”
  “对极了!”她惊骇地望着我说:“冯居士,你怎么知道的,我还没有开口讲话哪!”
  “你这种怪病,在医学史上,一百万人之中才有一个,”我说:“我运气真好,今天碰上一个了。”
  另外,我也看出几位太太是有青叶敏感症的,一吃青叶菜就反胃呕吐的,甚至会晕倒的,过敏症是最神秘的疾病,很多人对某些食物有过敏,严重的甚至会死亡。
  因此,我不能公开医治老太太的素食食谱,我恐有人照抄照用,而不知是否对之有敏感,万一发生了什么事,可不是好玩的。现在很多人发心印书劝善,劝人吃素,这是好的,但是,他们都没注意到过敏症的严重问题。
  苹果是最安全的食品吧!可是,我见过有人吃苹果一只立刻中毒晕死过去的,像“白雪公主”一样。
  我若不确知人家的体质,我是不敢随便开出食谱来给人家的,素食当然好,但是,也须注意到各人有无对某些素食过敏的问题才好。
  每天有那么多的人,从世界各地来找我诊病,有越洋的遥诊,有亲见的访诊,有凭彩色生活照的诊断,我得感谢他们的信心,也许我大致上都能诊断出很多奇奇怪怪的病症,很多人说我比名医还要看得准确细微,那是过誉的,可是我从不怀疑观音菩萨所赐给我与生俱来的慧眼法眼与天眼综合能力,我深知不是我的力量,我深知那是观音菩萨的力量!如果我诊治得当,那也是观音菩萨的力量!
  我未学过中西医学,我并未受过医学教育,我怎会诊治病症呢?是谁教我怎样调配素食去治病呢?是谁叫我看出谁有什么事物过敏呢?当然是观音菩萨了。
  Z先生一家与我已成为好友,他们常来访我,最近曾来小住两三天,以便带他们的三个儿子去看世界博览会。这三个十多岁的男孩,是在美国出生长大的,思想完全美国化,他们自然也是无肉不饱的,非要吃麦当奴肉夹心面包不可,住在我家他们三个可苦够了,我绝不供应荤菜,他们年龄还小,还不能接受我的素食理论,怎么劝也劝不来他们吃素,他们还是宁愿到外头去买那些麦当奴来吃,父母也劝不来。
  他们住在我家,早出晚归。天天驾车去看博览会,我曾经劝Z先生:“你这部崭新的汽车,何必开到博览会呢?博览会附近很不容易找到停车场,假如停在外面一整天,是很不安全的。为什么不把汽车留在我家门前呢?你们大可以叫的士去、或乘巴士去,可以一直开到博览会大门口,多方便?又用不着麻烦去找停车场,去玩也安心一些。”
  Z太太也叫先生听我的话,可是三个小孩不肯,他们非要爸爸驾驶新车去不可,也不多听我的劝告,他们老早都坐上汽车去催爸爸开车了。Z先生向我歉意地笑笑。驾车飞驰而去了。
  我摇摇头,我知道他们必定会遭偷的,博览会附近不知有多少游客的汽车被偷了,这是人所周知的事,用不着天眼去观看的。
  第三天晚上,过了十一点半钟,他们一家还没回来,我知道博览会是十点关门的,Z家三个小孩,不肯回家吃素点,必定吵着要父母带他们去吃肉吃烤鸡腿什么的,算算时间,也该回来了,怎么还没回来呢?
  我知道他们一定出了事,我看见他们的汽车窗子被一个青年洋人打碎,车内的收音机给偷去了,幸而没将汽车也盗去。
  电话铃一响,我知道必定是Z先生,果然是他。
  “冯冯呀!对不起,我们这么晚……”他在电话中说。
  我打断了他的话:“汽车给人偷了东西是吧?”
  “你知道?”
  “这还用天眼去看吗?”我说:“您还算运气不太坏,他没把汽车偷走,否则你只好在我家住到耶诞节了,您真是不幸中的大幸,只丢了收音机……”
  “早该听您话,把车子留在您家,”Z先生说:“您怎么不说明白一点呢?我是没听懂您的暗示!”
  “别后悔了!”我说:“好在损失不大,人平安,那就好了,你们快去附近警察局报案,没有报案,保险公司是不赔的,你们去报案,才可以申请保险公司赔偿呀!你们晚一点回来不要紧。”
  这位Z先生不是第一次不听我的暗示,不久以前,他来我家的一次,我就预先警告了他,叫他小心加强戒备,我说会有人偷窃他的电脑公司的机密物件。
  “不会的!”他当时说:“我的公司没有什么机密物件,都是很普通的东西,而且安全系统也很好,不怕的。”
  “恐怕有内部的窃贼吧!”我说。
  他力称不会,这话说了一个月后,他再来见我,这一次说有事求我看看。
  “丢了东西吧?”我说。
  “是的,是电脑公司失盗了,”他说:“丢了两部电脑,您替我看看,是什么人偷的?”
  “门窗都没给撬开,安全系统也没被破坏吧?”我说:“这分明是内贼所为!时间是在午夜十二时至一时之间,他把电脑搬上一辆白色的小型搬运兼客运车,车身看不到英文字的,但是车内有很多镜框。”
  “那是我公司的车子,”他说:“你说的没错,安全系统记录有人运用机密暗号在午夜十二时多开了安全门进入里面,但是,我公司有二三十职员,这人是谁呢?您明白告诉我好不好?”
  “对不起!”我说:“我已经说得太多了!”我看不见那个人的脸,我也不知道他是谁。”我又说:“与其追究是谁,您为什么不改装安全系统亡羊补牢呢?”
  无论他怎样央求,我都没有说出来谁偷的。“事实上,我也真的看不清,深夜里,又黑暗,又隔了几百里地,谁看得见?”
  Z先生还是自己常常“启灵”,拜佛之时,他就全身摇摆,他说是“帝君”来了,我看他仍是执迷不悟,我们认识已有数月,彼此已经熟稔,我觉得应该点醒他了。
  我就对他说:“Z兄,您常说帝君降灵于您的身上,您认为是真的帝君来了吗?”
  “是的,帝君来替我治病的。”
  我说:“那并不是关公降灵,只是您自己的潜意识,加上您身体的自动旋转,那是您体内的自动神经系统与电磁场所产生的自动,您知道吗?”
  “不!那是帝君!”
  我把印顺老法师的大作《从身体的自动谈起》两篇都影印了给他,我叫他细细研读了再来见我。
  后来他再来,就不再说什么帝君附身了。我问他:“现在都明白了吗?”
  “明白了,”他赧然地说:“谢谢您!”
  我说:“您以相求佛,您以神通为学佛目标,所以有此所谓‘启灵’与什么帝君降灵的错觉,长久下去,您会着魔的!”
  我再为他详说心经与金刚经,我想他现在必定明白多了。他再来的时候,已不再全身摇摆‘启灵’,不过他仍问我:“帝君不也是一位菩萨吗?”
  “您见过有杀死千军万马的菩萨吗?我反问他。
  “那……但当然不会有。”
  “关公以忠义而被后世尊为帝君,”我说:“三国演义说他被砍头之后,在云端上大叫还我头来,后来被普静大师问他:将军你叫还你头来,然而被你杀死的士卒官兵,又向谁讨头呢?关公立即感悟,皈依了普静大师,修行去了。世俗把关公列为佛教护法之神,就是从此段故事而来的。我也崇拜关公,但是我认为他并不是一位佛教的菩萨,他是一位忠烈之神,他不会降灵来任何人的身上的。”
  “可是他降灵来使我的手按摩我的胸口,替我治病。”Z先生说:“如不是帝君又是谁呢?”
  “那是您自己的潜意识要医治您自己”,我说:“并不是任何灵界的人物来医您!”
  我劝他别再迷于所谓“启灵”之类。他似乎并不很能听从。
  三个月后,Z夫妇再来见我,Z太太欢喜地告诉我:“我们老太太,前天晚上,自己起来,扶着墙边,走了十多步的路去洗手间!”
  “我母亲的气色也好多了。”Z先生也欢喜地说。
  “我知道,”我说:“我知道她一定会恢复走路能力的!应感谢观音菩萨!我预料老太太须半年以后才可以走路,没想到观音菩萨这么慈悲,三个月的时间,老太太就能起来扶着墙走十多步了!啊!观音菩萨多么慈悲啊!”
  Z老太太并不是我的亲人,可是,我也欢喜得流泪了,我立刻跪下来合掌拜念观音菩萨。
  “老太太还没有完全照着您开的营养去饮食呢!”Z太太说:“老人家只不过是照你的单子的三分之一罢了,假使她肯全部照办,她还会更好。”
  “她会全部照办的,”我说:“这需要一点时间!”
  “我们可是都听了你的话了,”Z先生说:“我们夫妻都吃素了,不再吃肉了。”
  “好!”我用手按着他的心脏部位:“我们请求观音菩萨慈悲,赐予神力融化你的心脏大动脉血管与冠状动脉的淤塞!今后你须吃素下去!”
  我感到菩萨的力量注入手中又注入他的心脏,我知道他必定会平安了。
  “您常在睡梦中见到被魔怪压住心胸,”我说:“您知道吗?那就是肉食的现世果报!从今起,您吃全素,照我的吃法,生吃素菜,加上我的提议你吃一些素食营养品,您就一定会渐渐好的。”
  我祝福Z先生,我劝他多看读佛经,我开出书单来,希望他逐渐接触正信。他的慧根很高,我相信他快会明白佛理,接受正信的。也许有一天,他会成为佛教正信的一大护法。他会渐渐走上慈悲布施救苦救难之路的,这正是我所衷心祝祷期望的事。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戒邪淫论坛

GMT+8, 2021-9-26 18:36 , Processed in 0.065541 second(s), 6 queries , MemCached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Copyright © 2001-2021, Tencent Cloud.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