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邪淫论坛- 清净自在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865|回复: 10

我试着润色了第一讲,请师兄们指教后再接下去

[复制链接]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4-4-17 18:43: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发表于 2004-4-30 23:44:43 | 显示全部楼层
<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己四、(破于应当离贪境而执为净):
</b>  问曰:不管怎么说,世间男人于女人会恒常生起贪爱,因此可以推知女身决定是清净可贪爱的对境。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若处生离贪,彼不应名净,
  决定为贪因,是事都非有。
</B></FONT><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  如果于女身等对境会生起离贪,彼即不应称之为真正的洁净可贪之物,决定是生贪爱的因,这种事任何处都不会有。
  有人认为女人、香花等,决定是清净可贪的对境,而实际上不可能成立,决定的可贪清净境,在世间任何处都不可能存在。比如说女身,一般凡夫男子逐之不舍,恒常要生贪爱;然而那些已证悟圣谛的阿罗汉等圣者,或那些已成就不净观的行者,女身却是生起厌离之对境;或者在凡夫人中间,有些男人认为某个女人洁净可爱,而与这个女人有仇恨怨结的男人,对她见而生厌,根本不会生起贪心。如果凡夫对女身也会生起离贪,那怎么能称之为决定清净可爱境呢?再说,明察诸法名言实相的阿罗汉圣者,对女身决定会呵毁厌离,因此女身也决不是清净之法。在整个世界上,决定是生贪因的对境,任何处都找不到,如果是决定引生贪爱的因,那么其本性即是清净可贪法,谁遇上都应生贪爱。而实际中,美女、鲜花、香料等并非人见人爱,而是有人喜欢有人不喜欢,愚者贪爱智者不贪爱,因此,可知女人并非清净可贪之本性,如果执着女人等是清净可贪爱的对境而贪执着不舍,这种只是愚人的邪执,不合乎道理。
  譬如说,以前有位商主,将自己的女儿从小就送给了别人,以后多年没有见面。有一次他去一所城市的花园游览美景,见到一名容貌很美的女子,不由生起了猛烈贪心。这时有人告诉商主:“她是你的女儿,难道你不知道吗?”商主一问,果然是自己的女儿,贪心便立刻消失无余。世人对女人生贪与否,主要是取决于自己内心对女人的认识如何,如果内心觉得美妙可爱,贪欲即刻会炽盛,如果内心觉得不可贪爱,贪欲即刻会远离,这个过程中,并非是外境有真正的清净可爱之处。所以,智者当如理观察,彻了诸法的本性而断净执。作为欲界众生,对异性尤应了知其不净本质,如月称菩萨所言:“有人生贪心,有人不贪彼,是故生贪心,毕竟不成立。”
</FONT><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壬五、(观待名言于一事上容有四种不颠倒境):
</B>  问曰:无常等四种不颠倒,于一事物上容有还是不容有呢?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总于一事上,无常与不净,
  苦性及无我,四性皆容有。
</B></FONT><FONT size=4><FONT face=楷体_GB2312>  总之,在同一事上,无常性不净性,苦性及无我性,这四种性质都是容有的。
  此颂总明无常、不净、苦性、无我四种名言本性,在同一名言法中都是成立的。凡是世间有为法,皆有刹那迁流变化,故成立其无常本性;因有为无常,故可生起厌烦,成立其不净本性;因不净而厌离,故能作损恼,成立其苦性;因苦性无自在,故成立其无我性。以女人身体为例,首先她的身体刹那变灭而无有常住不变,分分秒秒都在衰老变坏,所以她应属无常;因为她是有漏无常法,无论如何保养、贪爱,最终也会显露出她令人生厌离的本质,所以她有不净性;因为身体的不净令自他见而生厌,相续中受到损恼,所以她有苦性;因有损恼之苦,即于身体无有自在,不能随自己而转而不受外缘牵制,无有这种自在的原因,所以她有无我性。其余任何一种有为法,也同样具足这四种本性。然而一般凡夫,不能了达名言法的这四种本性,反而生起执着,于同一事上生起常乐我净的四种颠倒。
  譬如说,以前有人遇到了一个罗刹女,开始时他不知道她是罗刹女,反而生起贪爱,娶她为妻。然而因为她是不清净的罗刹女,那位男人与她生活时,受到了很多痛苦,而且他的妻子很不随顺,性格多变,后来他发现她是一个食人的罗刹女,不由生起了极大怖畏而逃离。同样,凡夫的身心五蕴,其实与罗刹女一样,具有无常、不净、苦、无我的本性,依之我们将不断受到痛苦;现在依善知识教言,明白了其本来面目,也应生起怖畏而厌离。月称菩萨云:“诸法皆无常,无常皆不净,不净皆痛苦,痛苦皆无我。”诸人当精勤观修,了知自他有情皆住于生死不净痛苦之中。堪布阿琼说:以上所说内容,应当在上师前专心听闻,听闻后应认识种种颠倒,产生对治的有执智慧(分别妙慧),依此精进修持,最后定能远离轮回痛苦,获得解脱。
</FONT>
<FONT face=宋体>  第三品终</FONT></FONT>
<FONT face=宋体 size=4><a href="http://www.larong.com/larong/online/zg400lun/" target="_blank" >http://www.larong.com/larong/online/zg400lun/</A></FONT>
发表于 2004-4-18 12:42:49 | 显示全部楼层
<>随喜赞叹,师兄真是存好心,说好话,做好事。后学昨天就看了,很赞叹。如果都这样整理出来的话,可以作为将来印赠的一个品种。</P><>师兄,改好后可以用TEXTPRO规范一下行首,就更整齐了:)</P>
发表于 2004-4-19 17:58:25 | 显示全部楼层
好 真好 随喜 随喜
发表于 2004-4-30 16:12:17 | 显示全部楼层
<>非常好 随喜 随喜</P>[em01]
发表于 2004-4-30 23:41:38 | 显示全部楼层
<FONT size=3>第三品 明破净执方便品</FONT><FONT size=3><B>  戊三、(断净执)分五:一、破享用美境而生乐受;二、广说不应执身为净之理;三、破由香等严饰后执为净;四、破于应当离贪境而执为净;五、观待名言于一事上容有四种不颠倒境。
  己一分二、一、享受欲妙无满足;二、越享用越生贪之喻。
  庚一、(享受欲妙无满足):
</B>  问曰:身体的本性虽然是苦,但依可意的受用境,享受满足之时即有快乐生起。如果恒时享用这样的美境而不间断,即可恒时保持快乐,所以应当极力追求可意境享受安乐。
</FONT><B><FONT size=3>  虽经久受用,境无穷尽际,
  如恶医治病,汝身劳无果。
</FONT></B><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3>  虽然经过长久的受用,然而欲乐境永无穷尽之际,就象庸医治病,药不对症,你想依受用欲乐境来为身体除苦予乐,那只会徒劳无果。
  世间色声香味触五欲境,往往被异生凡夫贪执为可以引生安乐的可意受用境。很多人认为,自己在年轻时代应依世间的可意欲乐境,尽情地享受安乐,享受美好人生;到了中年,应致力于积累财产,将家务安排妥当;这样将整个世间的美境享受完了,自己可以心满意足,到了晚年便远离这一切,依法修持。这种想法极不合理,因为五欲美境不管人们如何受用,它亦不会有边际;依五欲美境的享受,也永远不会有满足之时。想以可意境的受用,止息痛苦,获得满足快乐,这种做法如同庸医治病,先未诊定病根,所用的药物方法不对症,因而不管服多少药,也无济于事,反而使病情加重。同样,人们不管受用多少美境,最终也不会治愈贪欲痛苦,得到满足安乐。因为贪欲病不可能用享受美景这种药方治好,它的根源在众生内心的无明颠倒邪执,心病还得“心药”医。不对症下药,不管人们追逐多少美境享受,最终也是徒劳无益,不会心满意足地放下贪爱,自动出离五欲尘世。
  譬如说,有一只公猴子身披豹皮,想藉此威慑其它的猴子,使它们成为自己的眷属,结果其它猴子不但不驯从它,反而恒时远离了它,使它无法满愿而更加苦恼。同样,众生想以颠倒贪执之心的“豹皮”,得到得到满足快乐的“猴群”,结果只有使自己远离快乐,更加陷入困境。月称菩萨以譬喻说:“水不可能用水来去掉,火不可能用火来烧尽,同样,人们的欲望不可能以享受美境而断除。”仁达瓦大师说:众生从无始以来就在享受五欲境,但是现在仍然没有满足,反而增长了贪心烦恼,增长了自己的痛苦,这便是享受外境不能解决贪欲痛苦的最好说明。故有智者,当自警醒!
</FONT><FONT size=3><B>  庚二、(越享用越生贪之喻):
</B>  问曰:虽然有贪欲便会引生痛苦,但是人们在享受美境满足欲望之后,对美境不是可以没有贪爱吗?
</FONT><B><FONT size=3>  如有依土虫,爱土终不息,
  如是爱欲人,欲望增亦尔。
</FONT></B><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3>  如同有些依土生活的虫子,对土壤的贪爱终究不会止息;同样,贪爱欲乐的人,欲望会不断地增长,也如同土虫一样。
  有情愈享用欲乐,愈会增长贪欲,而不可能因享受满足便离开贪爱。以现实中可以现见的喻例来说,最明显的莫过于蚯蚓之类依土壤为食的虫子。这类虫子住在土中,行卧也在土中,遍满大地的土壤便是它们的食品、住房等受用,如此丰富的享用可以说是再无有能与伦比者,可是它们一直吃住受用,也从未见过它们能停止对土壤的爱执。古老传说中,说蚯蚓特别爱吃土,可是它非常担心大地会被全部吃完,于是每天都在焦虑中急急忙忙地吃土,从来不敢停息,然而贪心从来未曾满足过。同样,贪爱五欲享受者,时刻沉浸于欲乐受用之中,他不但不会得到满足,而离开贪爱的欲乐境,反而在不断地享受中,贪欲习气会得到串习增长,欲望会越来越强烈。享受欲乐的过程,其实就是增长贪欲的过程,因而由此不可能有满足。月称菩萨说:猛火中加薪,火焰会更加盛燃;同样,贪欲者得到欲乐受用,贪欲之火会更加炽盛。堪布阿琼将此颂解释成贪爱女人者,越享用女人,越会增长欲望,永远不会因满足而离开贪欲。但在月称菩萨、仁达瓦大师、甲操杰大师、俄巴活佛的注释中,都将此颂释为总说贪着五欲境无法满足而离贪,并没有释为贪爱女色的欲望,对此诸学人应细心辨析。
  譬如说,喜爱睡懒觉者,越睡会越想睡,一天到晚睡懒觉,也不会有满足厌离之时;喜欢懒惰放逸者,一天天会越来越懒惰,而不会对放逸懒惰生起满足厌离;又如贪着不净行者,越行贪,贪欲越会增长,永无满足厌离。这个世间,可以现见人们的各种欲望,从来就没有谁得到过满足而离开贪爱,而只有越享用越增贪。譬如为干渴逼迫的鹿子,在大草原上见到远处的阳焰水,于是拼命地奔跑,想去饱饮止渴,结果只有越来越干渴。同样,《三昧王经》云:“见野马如水,愚者欲趣饮,无实可救渴,诸法亦如是。”世间的一切五欲美境,唯是虚幻的阳焰水,不可能满足止息世人的欲望,只能使追逐者增添欲恼。
</FONT><FONT size=3><B>  己二、(广说不应执身为净之理)分二:一、破贪爱女人之身;二、破贪执不净之身。
  庚一分六:一、不应贪爱女人之美色;二、不应以美色难得而生贪;三、破贪爱有德相之女;四、不应对爱著自己的女人生贪;五、世俗教言中须依女人之说是颠倒;六、不应贪爱女人的其余理由。
  辛一分二:一、不应贪爱女人美色之理;二、美色不一定是生贪爱之因。
  壬一、(不应贪爱女人美色之理):
</B>  问曰:对一般姿色平平的女人,如果想到过患,也可遮止贪爱,但是对与那些姿色特别艳丽的女人,如同酥油遇火一般,无法遮止贪爱。
</FONT><B><FONT size=3>  一切诸妇女,稠密无差异,
  色亦为他用,美女汝何为?
</FONT></B><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3>  一切妇女的不净身内,稠密交会处并无好坏差别,而其外表容貌姿色也是他人所共享用的,所以你贪著美女干什么呢?
  若能于丑女遮止贪欲,也理应遮止对美女的贪爱。愚人认为对美女生起贪爱,是理所当然的事,而分析之下,这唯是分别迷执生起的妄念。不论世间什么样的凡夫女人,她们的身体从外到里的结构都相同,皮肉筋骨里盛满了血脓、粪便,全身上下的孔穴往外流泄着不净物。自心迷乱颠倒的男人,与女人不净身之稠密交合时,并不会因女人的美丑好坏而有差异,从不净行中获得的触受满足也不会有差别,如是贪爱美女厌恶丑女究竟有何理由呢?如果说是因为美女外表的姿色非常艳丽,所以见而生贪,那么你应仅凭眼睛欣赏便可得到满足快乐,而美女外表的姿色,是任何有眼根的有情可以共赏的,不必要贪求,也不存在可贪之处。如果这些外表的姿色,真的存在可贪爱之处,那么那猪狗在受用这些美色时,又为何不生贪爱呢?或者那些美女刚刚死去,那时美色如故,人们又为何不生贪心呢?
  譬如说,以前有一个男人,娶了一个相貌非常丑陋的妻子,那位男人对妻子说:“你好难看,我很不喜欢你。”他的妻子极为聪明,马上回答说:“不管外表好看还是不好看,你们男人贪爱女人,其实只是想作不净行满足贪欲而已,在这点上我与其他女人又有什么差别呢?”可是,那位男人想不通,仍然不想与妻子接触。后来有一天,他的妻子在金银瓷等不同器皿里,装上同一种菜,给他食用。他觉得奇怪,便问:“为什么外面的器具不同,而里面盛的菜却无差别呢?”妻子回答:“是啊,我们女人也一样,外表的姿色有好有坏,可里面无有区别,男人依之得满足乐受也是一样的。”那位男人听后,心里的疙瘩豁然解开,从此不再嫌弃自己的丑女人。在月称菩萨造的大疏中,另有一个譬喻,说以前有一个人,对自己的丑妻子非常厌烦,一天他在外面看见了一个美女,不由得生起很大的贪爱,日夜都想着:要是得到这这个女人,我该多快乐啊!他的朋友知道了,便告诉他:“我可以想办法,让你与这个美女幽会,但是她是种姓高贵的人,一般不愿与别人说话,所以你在与她接触的时候,千万不要说话。”然后他的朋友告诉他在某天晚上,去某处等待。到了那天晚上,朋友将他的丑妻子悄悄带到了幽会的地方,在黑暗中交给了她那位想入非非的丈夫。第二天,那位愚人跟朋友说:“啊,昨天那位女人真好,世界上再也不可能有其他女人能给我带来那么大的满足欢乐。”同样,世间那些贪爱美色者,与这位愚人一样,都是因自己的迷乱颠倒分别而致,其实女人的美色哪有可贪之处呢?若能于丑陋的女人断贪,也应同样破除迷乱妄念,断除对美色的贪爱。诸女性修行人当知本论与其它经论一样,其字句主要是针对男众修行人而言,而相对女众修行人,应从其间接意义上理解,如《宝鬘论》中所言:“知女身不净,汝自身亦然。”男人的身体同样是不净也不应贪爱,依此层层破开自心的迷乱分别,而彻断颠倒贪执。
</FONT>
发表于 2004-4-30 23:42:10 | 显示全部楼层
<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壬二、(美色不一定是生贪爱的因):
</b>  问曰:虽然外表颜色不是生贪的主因,但是依美貌的女人,会得到很大的快乐,所以应该贪爱美色。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谁于谁悦意,以为彼生喜,
  犬等亦所共,恶慧汝何贪。
</B></FONT><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  谁人对谁人感到悦意时,就会由接触对方而生起欢喜,这是犬等旁生也共有的习性,所以你这个有颠倒分别念者,为什么还要贪着美色呢?
  所谓美色,只是人们一厢情愿的分别恶习所造成,而外境中,并不存在实有的美色,所以人们对异性的贪爱,并不一定是因对方姿色,而主要是因为自己的颠倒分别恶念。现实生活中,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感到悦意,或觉得与对方相投时,就会由彼此的接触而生起欢喜心,这种贪爱欢喜的生因,并不是因对方相貌美妙,而主要是依各自的习性。比如说黑人中的男人会喜欢黑皮肤女人,鼻梁低的男人喜欢同类的人,各以习气而选择不同的异性为生贪境,甚至在犬、马等旁生中也会如此,只贪爱各自同类中的异性。而这些贪爱境中,是不是都很美呢?事实并不是这样。一些东方国家的人刚刚见到西方人时,觉得金发碧眼白皮肤极难看,然而在西方国家生活了几年后,便渐渐变了,有些东方人会觉得金发碧眼的女人非常好看,对这些原先觉得丑恶的异性也会生起贪爱。这种贪欲是欲界众生所共与的恶习,而在观察下,其实外境中并无真实可贪爱的对境。因此,当斥责追问凡夫的恶分别念,你到底为什么而贪着并不存在的外境界呢?你为什么还要随顺那颠倒恶习而编织轮回网呢?
  譬如说,以前有两个罗刹各娶有罗刹女为妻子,一天那两个罗刹在一处闲聊,各自夸谈自己的妻子如何如何美貌,结果两个为谁的妻子最好看而争吵起来,没办法得出结论。然后两个罗刹找到附近的一名比丘,让他评论谁的妻子最美,那位比丘想了想,告诉说:“对你来说,你的妻子非常好;对他来说,他的妻子非常好。”同样,对每一个有贪爱对象的众生来说,各自悦意的对象,只是他自己的分别念认为可爱,而别人并不一定会如是看待。只有情人眼里才有“西施”,外境并无真正引发贪心的美色,藏族古人说:“山再高,也有不飞鸟的地方,人再美,也有不愿共处交朋友。”因此,若外美境真实存在,那对此人人都为何不生贪心呢?
</FONT><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辛二、(不应以美色难得而生贪):
</B>  问曰:美貌悦意的女人非常难得,如果得到了那不是很稀有吗?所以应当对她生贪爱。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汝得端正女,原为众人共,
  获彼汝觉奇,此奇实非有。
</B></FONT><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  你现在所得到的面貌端正之女,原先是众人所共有的,获得这样众所共女,你如觉得稀有难得,这种稀奇实际上是不应有的。
  美貌悦意的女人,实际上并不是稀有难得之珍物。你得到一个美艳的女人时,应知在没有得到她之前,她是许多人所共有的,就象路上所丢失的物品一样,谁人都可以检为已用。在你得到之后,她也不是你个人所独享的,她的姿色眼神、语音、香味等等,你所贪爱她的一切都可以为很多人共用。古人说:“女人如水,谁都可享用。”所以,在得到这样众人皆可共有的女人时,你如果觉得稀有难得,觉得这样的机缘很稀奇而深生爱著,那是极为愚痴的颠倒执着,极不应该。众人共可享有的女人,得到她实际上没有任何可稀奇,也没有可以特别贪爱的理由。而且得到她之后,你的痛苦无疑又要开始增长了。月称菩萨说:“对这些如同丢失在路上的财物一样的女人,你通过百般辛苦而获得,有智慧的人谁会认为是稀有呢?”
  譬如说,以前恰西国王得到了一个女人,其容貌非常妖冶,国王觉得非常稀有而对她深生贪恋,异常地宠幸。而实际上这个女人原来是一个妓女,是众多男人所共用的贱种女人,并非什么稀有难得之物,而且在国王得到之后,已习惯于朝秦暮楚的妓女,没有任何可靠性。仁达瓦大师也说:女人恒时贪求男人,只要是好看的男人,她肯定愿意与他相好。所以,认为美色难得而生贪爱的愚人,当知美色是世间众人所共用之物,实际上并非稀奇难得,而应断除贪爱。
</FONT><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辛三、(破贪爱有德女)分二:一、不应贪爱有德女;二、生贪与否不一定随顺有德。
  壬一、(不应贪爱有德女):
</B>  问曰:虽然不应贪爱女人,但是有些女人禀性善良、品行端正等具足德相,对这样的女人难道不可以爱著吗?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具德则觉爱,相违则生嗔,
  不决定住故,前后何者实。
</B></FONT><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  若见具足德相的女人则觉得可爱,而对有相违过失者则生嗔恨,然而一个人相续中的功德过失不会决定安住,所以前后功过何者为实呢?
  对具足德相的女人觉得可爱,那么对有相违过失的女人,就会生起嗔恼厌恶,这是凡夫会自然生起的好恶选择分别。一个女人,具足善良等德相时,如果因此而觉得她可以贪爱,那么当她有嫉妒、放荡等种种过失时,也就会觉得她可恶。然而,世间凡夫众生,各自相续中的功德过失不会决定安住,比如说,一个人具足财富美貌、正直等功德,但是反过来观察,他作为凡夫又会具有种种过失,如贪心大、傲慢等,此时你应嗔恨他还是会喜欢他呢?如果只取功德不取过失,而对他生欢喜,或只取过失不取功德而对他生嗔恨,都是不应理的。而喜欢与嗔恨厌恶是相违的法,二者也不可能同时存在。月称菩萨说:如果因对方具足德相而应生贪心,那么对方也具足过失的缘故,也应对她生嗔恨心。所以,认为女人具有德相而应贪爱者,其理由无法成立。在一个凡夫女人相续中,功德与过失都会存在,那么你应执前者功德为实而生贪,还是应执后者过失为实而生嗔恨呢?
  譬如说,有些人特别喜欢受用美食佳肴,但是不喜欢上厕所,这种态度肯定不合理。因为按客观规律,一个人吃得多,上厕所也会多,这是一件事物必具的正反两个方面,他不可能有选择一方面的力量。同样,一个凡夫女人既会有功德的一方面,也会有过失的一方面,你不可能只选择她有功德的部分生贪爱,而不嗔恨她的过失。另有譬喻说,有人喜欢到朋友家里看他家那座很精致的厕所,但是到了厕所里,闻到里面的味道时,也就不喜欢了。同样,一个女人有其贤善光彩的一面,也有其丑恶阴暗的一面,如果喜欢她那贤善的一面,也必然会为阴暗的那部分而生厌恶。所以,为颠倒恶念所蔽者,当认清凡夫相续中,德与过皆有存在,自己切不可因见德相而对异性生贪爱。
</FONT><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壬二、(生贪与否不一定随顺有德):
</B>  问曰:虽然对有过失的女人应生嗔,但是对具有德相的女人,只见其贤善可爱的德相,而不见其它,以此为因,难道不是会自然生贪爱吗?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愚夫起贪欲,非唯具德者,
  无因生贪者,其灭岂从因。
</B></FONT><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  愚夫生起贪欲的对境,不唯是具有德相者;无有这种因就生起贪爱者,其不生贪爱难道是因为不具德相吗?
  有些人认为如果见到了女人的过失应该生嗔,如果只现见女人有德相,那么生贪爱也是合乎自然,是应理的。然而在实际中,愚昧无知的世人,对异性生贪爱与否,并不一定是以对方具德与否而决定。比如说可以现见一些人喜欢屠夫、猎人、妓女等,这些人肯定不具足贤善的德相;还有一些人喜欢什么梦中情人之类,莫名其妙的什么理由也没有,就对某人深生贪爱。再说,如果真的以德相为生贪因,那么凡夫的身体,唯是不净物的堆聚,哪儿有真正的德相呢?所以,从实际中观察,世人的贪爱因缘无有一定标准,对境无有德相而生贪爱者,也是随处都有的现象,而对异性不生贪爱,也不见得是对方不具德相的原因。根登群培大师说过:“人心是反复无定的,有时候看到丑陋的老妇也要生贪心,有时侯看到天女也不会生贪心。”不知取舍也不知羞惭的男人,只会随顺迷乱的贪欲心而转,而不会顾及德相具足与否,有时对丑妇也会生贪心,而有时不生贪心,其原因也不是因对方不具德相。月称菩萨说:愚笨的人根本不会观察功德与过失,而百般贪求女人,这种方式实际上是极为愚痴的行为。
  譬如说,以有一个婆罗门女,由于她是一个石女,结果被村落中的男人撵出村外。她走的时候特别痛苦,悲泣不止,别的女人问:“你为什么要哭,是不是为离开我们而痛苦吗?”她回答:“不是,你们能享受交合的乐受,我却从来没有享用过,我是为此而悲泣。”同样,世人贪著异性,其实如同石女儿一样,唯是为交合的乐受而贪求,而对境具足德相与否,并非是生贪与否的主因,故有智者,当详察内心的分别妄念,不为遮盖贪欲丑相的种种假相所蒙蔽,而直断贪爱烦恼之根。
</FONT><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辛四、(不应对深爱自己的女人生贪):
</B>  问曰:有些女人特别爱自己的男人,甚至在丈夫死后能自杀殉情,对这样忠情于己的女人,难道不可以爱著吗?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若时未知他,尔时爱其夫,
  妇女如恶症,常应防外缘。
</B></FONT><FONT face=楷体_GB2312><FONT size=4>  如果没有了知与其他男人交合的乐受,那时才会爱著自己的丈夫,所以妇女象恶症一样极易感染,应该恒常防止其他男子的外缘接触。
  三界内的凡夫,心思毫无稳定性可言,尤其是一般的凡夫女人,她们对男人的爱著情感极易动摇。女人对丈夫,只是在她们刚刚与之相好,没有外遇、没有感受与其他男人作不净行的乐受之前,才会有所谓的忠情。一旦有了与他人接触的乐受时,那时对自己的男人一点也不会在乎,立即舍弃之如敝帚。那些能为丈夫死亡而殉情的女人,只有可能是她们尚未与别的男人接触,才会有这种迷乱的自绝决心。否则,不管丈夫死也好病也好,她是毫不在乎的。因此说一般凡夫女人,就象恶症一样,极易为外缘所感染而变质发作。所谓恶症,指极易感染发作的病症,比
发表于 2004-4-30 23:43:24 | 显示全部楼层
<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辛五、(世规典藉中须依女人之说是颠倒的):
</b>  问曰:有些典藉中说,在年轻时依女人享受欲乐,这样做极为合理,也是有功德的,难道这些说法不应理吗?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壮年自所作,老时不乐彼,
  如何解脱者,于彼不忧恼。
</B></FONT><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  世人在壮年时自己所作的贪爱行为,到了老年时也不会再乐于这些恶行,而那些解脱者,又如何不对这些贪欲恶行生起忧恼呵斥呢?
  世俗中那些外道典章所言须依女人之说,唯是堕于断见常见之中的颠倒邪说,稍加观察,就会勘破其迷乱颠倒。如果依女人的欲乐享受,是真正值得追逐拥有的安乐,那么人们应时时贪求不舍,从小到老都不会厌舍。可是现实中,人们在年轻时为了满足贪欲而追求女人,到了晚年时,也会觉得这些行为十分愚痴,极不应该。虽然到了晚年时,自己并没有断除贪习,但是再也不会乐于这方面的恶行,而且回忆起壮年时的疯狂行为,也会了知追逐贪欲既不如法,又为自己的人生带来了不少危害,因此而往往生起悔恼。月称菩萨说:自己在年轻时被贪欲所颠倒迷惑的恶行,到了晚年时也会生后悔。一个有人生经验的老人,都会不乐于贪爱恶行,那么对那些已彻断贪欲烦恼,得到了解脱的阿罗汉圣者,又怎么不会对贪欲生起忧恼呵斥呢?在解脱者看来,贪欲无异于毒蛇、火坑一般,是极应呵斥厌离的对境。由此观察那些须依女人的言语,无疑是极不应理极为邪恶的说教。俄智仁波切以另一种方式解释说:老年人并没有断除贪欲,但他们也不会再对贪爱女人感兴趣;那么已断贪欲恶习的解脱者,也就更不会为贪欲而忧恼。凡夫人常常为贪爱异性的欲望烦恼所控制,内心常为贪欲扰乱而忧伤苦恼,但是解脱者已断尽贪欲,所以再也不会有贪欲的忧伤苦恼。由此而观,世俗典章中那些须依女人的观点,极不应理,这些典章的作者已被无明贪欲毒酒所醉,才写出了这些疯狂颠倒的邪说。
  譬如说,以前有一户人家,家中年轻的妇人听到外面正在举行一场热闹的戏会,她急急忙忙地想去看热闹,但是家中的小牛跟着跑了出来。于是她风急火燎地拿起绳子,也没观察就将小牛拴在一处,结果拴错了地方,她的公公问:“你干什么,把小牛拴在我腰上?”那位妇人听到后,头脑清醒过来,知道了自己的错误,羞愧地想:“我到底在干什么,怎么让喜欢看热闹的念头将自己弄糊涂了呢?”同样,世人在年轻时,往往会被贪欲冲昏头脑,做事不知观察取舍,到了晚年清醒过来后,自己也会为这些恶行而羞愧后悔。故有智者,当了知贪欲的过患,及世俗言教中的颠倒,为了今生及后世的安乐,应断除贪欲。
</FONT><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辛六、(明不应对女人生贪爱的其他理由)分五:一、与女人相会的欲乐并非胜乐;二、贪爱女人不能随自主宰;三、若贪为乐即不应依女人;四、与女人相合之乐因非唯女人;五、明贪欲之过失。
  壬一、(与女人相会的欲乐并非胜乐):
</B>  问曰:对欲界的众生而言,依异性所生之乐是最大的快乐,为了这种快乐贪著女人又有何不应理呢?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不贪者无乐,非愚亦无贪,
  若意常外驰,彼乐为何等。
</B></FONT><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  不贪女色者则缘女人不生安乐,不是愚者也无有贪爱。如果心意因贪求女人而经常向外散乱躁动,那么这种安乐算是什么样的安乐呢?
  与女人相会所生的乐受,并非真正的胜乐,也不值得贪求。如果这种欲乐是真实的安乐,那么任何人与异性相会时,都应生起乐受。可是实际上,那些不贪女色者,对接触女人并无乐感;而且贪爱女人者,也唯是那些愚痴无智慧的人,以迷乱颠倒分别念,虚妄地执着有乐受。不贪者指那些具足智慧的人,他们已现见贪欲烦恼的过失,并依修持断除了贪心,对他们来说,即使与女人相会也不会生起有漏的安乐。还有一些凡夫,依福德善习,于接触女人也不会有乐受,如后世当生欲界乐变化天的人,按《楞严经》所述:“我无欲心,应汝行事,于横陈时,味如嚼腊,命终之后,生越化地,如是一类,名乐变化天。”他们对女人也无乐受,所以贪爱女人,只是那些愚痴少福众生的恶习,他们以迷乱的心思执着依女人的乐受是最大快乐。有些男人甚至认为,如果为了得到女人,应该舍弃自己的生命(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如果得不到女人,生活就没有价值等等,有各种各样的邪执。而依理观察,这些愚人为了贪求女人,心思恒时向外散乱躁动,时刻为得到女人而焦虑不安,魂不守舍,这种所谓的快乐,又是什么样的快乐呢?其实是以苦为乐的颠倒妄念。甲操杰大师解释此颂后两句为:贪着女人者,他的心往外散乱,始终不能悟入真实义,云何说彼是殊胜乐?其他注疏中释为:贪着女人者,心思恒常往外散乱,怎么会有快乐呢?
  譬如说,曾经有一青年,对国王的公主生起了贪爱,他绞尽脑汁地想办法,最后买通了公主的一名侍女,通过她向公主表达了他的钟情。那位公主居然动了心,虽然她身边时常都有很多侍卫,但仍然想与那名青年约会,并让侍女告诉他等待。那位喜出望外的男子将房间打扫干净,准备了许多鲜花、花鬘、妙香等,然后一直在盼望与焦虑中等待。等到差不多过了一年的时候,有一天那位青年男子的主人家里丢失了牛,让他出去寻找,那时公主刚好找到了机会,悄悄地让侍女带她到了那位青年的房间里,可是等了一会,不见他的人影,只得扫兴地回宫。那位青年回来后,得知这个消息,想到自己受了长时的相思痛苦,最终却无法满足欲愿,不由伤心欲绝。同样,世人为贪求女人要经受长时的痛苦煎熬,而其结果,却如贪爱公主的青年一样,只有痛苦加痛苦,整个过程无有丝毫安乐而言。在五浊恶世时期,众生的这种迷乱颠倒更为严重,因贪爱异性,许多人断送了自己今生与后世的安乐,陷入了彻底的疯狂之中。月称菩萨讲过一个公案,说有一名织布的年轻人,贪爱国王的公主,最后因无法满愿而精神错乱。类似现象在现代社会中,更为普遍了,年轻人之中因情自杀的现象也相当普遍。作为欲界众生,贪爱异性虽然是难免的烦恼,然而有头脑者,应当想想:难道生活的快乐,其唯一来源就是男女的相会,难道自己生命价值的实现必须依靠获得异性欲乐;这种欲乐到底有什么价值......。无论出家在家者,若恒持颠倒的贪爱,今生的安乐事业无法成就,而后世的处境,唯有痛苦。沉迷于颠倒贪执的世人,应当详察此中过患,断除痛苦因的贪欲。
</FONT><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壬二、(贪爱女色不能随自主宰):
</B>  问曰:虽然在追逐与女人相会的过程中有许多苦受,及求不得的痛苦,但是,如果自己得到了女人,可以恒时摄持为己有,而依之享受安乐,因此追求女人摄持女人很有必要。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如汝常爱重,不能常与合,
  属我非他有,此摄持何为。
</B></FONT><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  如果你能恒常爱重女人,也不可能常时与她享受交合的快乐;因此执着女人属我所有,非他人所有,这种摄持女人为己有,又有什么作用呢?
  贪爱女色追逐欲乐享受,并非可以象凡夫的贪心想像那样,可以随自己主宰而随时获得安乐,因此即使得到了女人,也没有必要摄持为己有而执着不舍,徒增自己的烦恼痛苦。一个男人如果得到了所贪爱女人,虽然他白天晚上非常爱重于她,想依之获得所谓的安乐,然而他不可能与之恒常交合作乐,这是凡夫众生的能力所决定的。受用女人,很长时间才会偶尔有,而大部分时间,这个女人对他没有什么安乐可言。因此,如果将女人执为己有,时时摄持看护,甚至别人看一眼也不高兴,这种作法又有什么用呢?自己不能依之受用获得快乐,反而因她时时操心、忧虑、嫉妒、嗔恨等,不断感受痛苦。月称菩萨评价这种人说:“若自不享用,而执为自有,岂非愚者行。”自己不能享用感受安乐,却贪执为自有不舍,只会为自己带来痛苦,如是无义的增舔自苦,难道不是愚者的行为吗?
  譬如说,以前有一个婆罗门,自己患有胃病消化不良,而他家中囤积了许多美味的食品,但他一直贪执为自己所有,舍不得给别人吃,于是成天看着这些食品,而唉声叹气地自增苦恼。贪爱女色者恒时摄护女人,其行为与此愚昧的婆罗门,实是无有差别。在大疏中有譬喻说,以前有一好色的国王,从民间搜集了大量美女,纳为嫔妃。但是,国王的贪欲能力毕竟与限,众多年轻的女人一直被关在后宫,连男人的面都见不到,非常苦闷。后来有一名比丘,到了王宫,了知众嫔妃的痛苦,便问:“国王,你征集如此多的女人,自己一一受用吗?”国王回答:“我受用不了。”比丘便以佛法开示国王,使他醒悟到以嫉妒贪欲,将这些女人摄为己有,不但无益,反而徒增苦恼恶业,于是将众多女人放回民间,恢复她们的自由,也减少了自己的苦恼。同样,我们每个凡夫的贪欲心“国王”,将众多贪欲分别念的“美女”与外境的女人摄持不舍,这种做法与譬喻中的国王毫无差别。自己应当善知识的教导,将这些一一舍弃,以断尽自己的苦恼。藏地也有一个譬喻,说往昔有一对夫妇,那位妇人很不守本份,经常与其他男人做非法行,丈夫知道后便斥责她,可是那位妇人与他辩论说:“你要受用欲乐的时候,我也没有不满足你,除此之外,你还要我干什么呢?你没有能力时,我与别人作乐,都是为了欲乐,你难道不应该高兴吗?你这样嫉妒吝啬,又有什么用呢?”贪着女色者,当知依女人的欲乐不能随自己主宰,贪爱女人的痛苦,本来就够严重了,如果还要执女人为己有,如无牙老狗守护骨头一样,摄持不舍,只能增添痛苦而已。所以有智者,应追求真正的解脱安乐,将一切增添自苦的污秽欲乐贪执顿然抛弃。
</FONT><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壬三、(若贪为乐即不应依女人):
</B>  问曰:虽然无法常时受用女色,但是世人常说,贪欲即是安乐,无有女人则得不到快乐,所以为保持安乐应贪爱女人。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若贪即是乐,妇女应无用,
  未曾见有说,乐是所弃
发表于 2004-4-30 23:43:46 | 显示全部楼层
<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壬四、(与女人相合之乐因非唯女人):
</b>  问曰:不管怎么说,与女人相合即可得到安乐,所以女人是安乐之因,作为求世间安乐者,理应贪爱女人。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虽与妇相合,乐从余缘生,
  非愚孰妄执,唯妇为乐因。
</B></FONT><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  虽然与妇人相合会有乐受,但这些乐受是从其余因缘生起,若不是愚者,谁还会迷妄地执计,只有妇人为唯一的乐因呢?
  世人共谓与女人相合,即有安乐生起,以此而认为女人是唯一的乐因,应该贪爱。然而这只是不明事理的愚痴妄计,事实上与女人交合中所得到的乐受,其生起之因并非是女人,而是心相续中的贪欲习气与非理作意。女人只是此中无足轻重的一个助缘,如果没有非理作意的主因,则绝不会有这种迷乱的乐受生起。从推理上言,如果没有非理作意贪欲习气,那么对本来不净的女身,本来无实的虚幻感受等等,又怎么会有颠倒贪执呢?实际上观察,如修成了不净观的行者,即使接触女人,也只会有厌恶苦受,而不会有乐受。大疏中说有些持戒圆满清净者,恒时摄心不散,虽然有女人与他相合,而他并无乐受。在律藏中,也记载着一些类似的公案,如未生怨王对阿罗汉莲花色比丘尼施以强暴不净行,而莲花色比丘尼当时非常痛苦,并无乐受,以此佛说她未失悔根本戒等。如上以比量现量观察,完全可以了知,非理作意与贪欲习气才是生起不净行乐受的主因。
  譬如说,以前一个人想让身体轻爽,便叫仆人准备了火、水、澡盆、毛巾、涂身油等洗澡的用品,全部准备好之后,他认为涂上油身体便会舒服,便只要了涂身油。同样,愚人不知相合之乐,是依众多因缘而生,只执着为其中的女人。月称论师说:“智者应了知,具众因缘后,繁生彼安乐,愚者不了知,执一非应理。”有智者当知,自相续中的非理作意会导致对女人的颠倒执着,不愿受蒙蔽者,当力断此恶分别念。
</FONT><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壬五、(明贪欲之过失):
</B>  问曰:如果贪欲非乐因,那么世间男人数数追求女人又怎么会有安乐生起呢?因此,可了知依贪欲一定可得真实安乐。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贪蔽若搔癩,不见欲过失,
  离欲者则见,贪苦如癩者。
</B></FONT><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  为贪欲障蔽者如同患癩病者搔痒,不见欲乐的过失;而远离了贪欲的圣者,则能现见有情贪爱之苦如同患癩病的人一样。
  世人对女人欲乐的追逐,并不能证明贪爱女人是真正的安乐因。因为世间那些贪爱女人者,其自心智慧光明已被贪欲烦恼的无明黑云所遮障,因而见不到事物真相。本来贪爱女人追逐欲乐是堕轮回的恶因,有着种种过患,其本身是一种痛苦,然而愚者根本见不到过患苦恼,反而执着为安乐,这种人就象患癩病者执搔痒为安乐一样。患癩病(即麻疯病)者全身皮肤都会溃烂化脓,本来非常痛苦,但是病者因觉得溃烂的伤口非常痒,所以忍不住要搔抓。在抓痒时病者会觉得有安乐生起,可是伤口越抓挠,以后会溃烂得越厉害,为患者带来更大的痛苦,而患者为搔痒安乐所蔽,为了暂时的快乐,根本不顾其后果。贪欲者执爱与女人相会的欲乐,其实与癩者执着搔痒为安乐一样,虽然欲乐本身就是一种痛苦,而且会为将来带来更大的痛苦,但为贪欲痴暗所蔽,他们根本不知欲乐之苦,也不顾将来的果报。而那些已断除贪欲烦恼的智者,如阿罗汉果位以上的圣者们,他们以无垢智慧,能现见贪欲过患,在他们眼里,贪欲炽盛的世人与癩者一样,是十分愚痴而且病情严重的病人,在受着贪欲煎熬的大苦恼,而患者反而执为安乐。
  譬如说,有些人喜欢赌博,有些人喜欢酗酒,赌博、酗酒本身就是一种苦恼的行为,既损钱财又伤身体,而且也是更大痛苦的因,但是当事者却认为很安乐,觉得很有意义。同样,贪欲者爱著女人,其爱欲本身即是痛苦及痛苦因,而沉迷于其中者却认为是乐,值得追逐执爱。在有智慧者看来,这些人是多么可怜可悲的愚者!龙树菩萨说过:“癩虫穿已痛,求安近火边,止息无由免,耽欲亦同然”,“由欲作无利,譬如兼博果。”耽执欲乐者如同癩病者以烤火求息痛苦一样,结果越来越痛;欲乐本身也如同兼博果,初尝似有甜味,结果却是会毒发身亡。月称菩萨在大疏中总结云:“有如猪狗等,乐于不净粪,愚者贪欲乐,智者谁喜彼?”贪着欲乐者,实如猪狗喜欢不净粪一样,有智者谁会对彼生欢喜心呢?
</FONT><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庚二、(破现见身不净而生贪爱)分六:一、为贪女人之娇媚而忍轻贱不应理;二、因贪女人者生嫉妒而执女人为乐不应理;三、不应明知女身不净而起贪爱;四、不应执女人不能呵毁;五、破耽著女身为净;六、破执身为净的其它理由。
  辛一、(为贪女人之娇媚而忍轻贱不应理):
</B>  问曰:追求女人虽然有痛苦,但是她有娇媚可爱的身姿,依之能获得安乐,所以即使她对追求者有唾骂等动作,也应忍受。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无怙饥所迫,饥时所动作,
  贪者遇女时,动作亦如是。
</B></FONT><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  无有依怙的人为饥饿所迫,乞食充饥时所忍受轻贱羞辱而做谄媚的动作,与贪爱女人者遇到女人时,所做动作是同样的。
  贪欲者执女人之娇媚身态为乐,而认为忍受女人对他的轻贱行为也值得,这种颠倒执计极其愚昧,因为自己为贪欲所系缚,为得到欲乐而不得不忍受轻贱,这种忍受又有何价值呢?这种作为其实与那些无有依怙的穷人乞食一样。为了解决肚中的饥饿,那些无有依怙的人,不得不向人们乞讨,或为富人做事以换来食品。那时富人无论怎样谩骂、侮辱甚至殴打,那些可怜人也得忍受,做出谄媚讨好动作,以便求得一碗残羹剩饭。而贪欲者,在女人面前忍辱讨好动作,也是如此,为了求得可怜的欲乐解决苦恼,而不顾羞耻,做出种种谄媚行为,这种行为并非因女人是真正的乐因而生起。为了短暂而虚妄的满足出卖自己,这种行为绝不应视为合理,藏族的民谚也说:“为一时之淫乐,不应做一生奴仆。”在智者眼中,这些贪欲者无疑是极为愚痴,极可悲愍的对象。
  譬如说,有些关在监狱中的人,为干渴所逼,将牛粪水也作为饮料,其原因是它能给自己解决渴恼,而并不是真正的甘美饮料。贪欲者皆是为贪欲烦恼所系缚的囚犯,在欲爱苦恼逼迫下,对女人的不净及轻贱也甘心忍受,而视其娇媚为解除苦恼的方便,其实并非真正的安乐。大疏中说:“一般有智慧的人,听到愚者受女人轻贱,心里即会生起厌离与悲愍,从此不愿再依止女人。”而世间众生,如果稍微淡薄贪欲遮障,对此完全能够醒悟,故有志者,当力断贪欲!
</FONT><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辛二、(因贪女人者会生嫉妒而执女人为乐不应理):
</B>  问曰:如果女人非真实的乐因,那怎么会有人因贪爱女人而嫉妒其他人呢?由此事实可证明女人是真实的乐因,应该贪爱。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有由骄傲故,于厕亦生著,
  有者贪其妇,于他起嫉心。
</B></FONT><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  有些富人由于骄傲的原因,对厕所也会生起执着,同样有些人因贪爱自己的妇人,对别人也会生起嫉妒心。
  贪爱女人者,如果见到其他男人与他的女人说话接触,他立即要生嫉妒嗔恨,这种嫉妒烦恼并非因女人是真正的乐因而起,而是一种迷乱颠倒妄计。比如有些富贵者,因具足丰厚的资财受用,而十分骄傲,因为骄傲,他认为自己所有一切都很了不起,甚至对厕所也会生起执着。厕所本来是不净室,没有可贪的价值,但是在烦恼催动下,他会执着为自己特有财产,而不让别人使用。同样,因贪爱女人而嫉妒他人者,其实与傲慢的富人贪执厕所一样,唯是愚痴烦恼所使,而并非女人有真正可贪爱之处。女身其实与厕所无有区别,里面装的全是不净物,没有任何可贪之处,可是愚人被贪欲烦恼所转,执着不净女身为己所有,如果别的男人与她有接触,内心就觉得他在侵害自己私有财产一般,立刻生起嫉妒嗔恨烦恼。仔细分析,嫉妒烦恼并非因女人是真正的乐因而生起,而是因贪欲者的愚痴傲慢烦恼引发。因此,怎么能以有人因爱女人而生嫉妒的现象,推论出女人是真实可贪之乐因的结论呢?
  譬如说,以前有一个国王,非常傲慢,他认为自己无论在哪方面,都超人一等,因为愚痴傲慢烦恼,他对下属喝水也要生起嫉妒。水虽然不是可贪执之物,但他认为如果别人也喝水,岂不是跟自己平等了,因此他命令臣民不许饮水。同样,贪爱女人者因贪欲烦恼,虽然女人不是真正可贪爱的安乐处,然而他仍然会对别人生嫉妒烦恼。在智者看来,这无疑是极为荒唐的执着。所以诸人应如月称菩萨所言:“女身如厕所,充满不净器,是故诸智者,不应贪重彼。”
</FONT><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辛三、(不应明知女身不净而起贪爱):
</B>  问曰:女身虽然不净,然依靠她能生起安乐,所以为追求安乐而贪爱她,难道不应理吗?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于不净起痴,起嗔较应理,
  于彼起贪爱,毕竟不应理。
</B></FONT><FONT face=楷体_GB2312><FONT size=4>  于不净物女身生起愚痴,或生起嗔恨心比较合理,但对她生起贪爱,毕竟是不合道理的。
  明知女身不净,还要对她生贪爱,这无论如何是不合乎道理的颠倒妄执。若从里到外分析女身,是由三十二种不净物组成。对这样的不净物,如果没有了知,象那些成天浑浑噩噩的凡夫,为深厚无明愚痴所蔽,对身体不净一点也不了解,只有一种无记的愚痴,这也情有可原,因为没有观察不知道真相,所以对女身既不生嗔恨,也不生贪心,这种态度还算比较合理。然后,若对不净女身生起嗔心,嫌其臭秽,恨其为自己带来苦恼,这种态度也是合理的。但是,如果明知女身不净,还要生起贪爱,这种态度无论怎样分析,也是极不合理,很难让人理解的迷乱执着。
  譬如说,有人在晚上走路,结果踩在不净粪堆上,开始他没发觉是不净粪,什么也没想就继续走,对凡夫来说,这当然是
发表于 2004-4-30 23:44:11 | 显示全部楼层
<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辛四、(不应说无有过失而不能呵毁):
</b>  问曰:虽然身体不净,但以世俗层次而言,女人并没有不净过失,如世间人公认:婆罗门比其他阶层的人清净,而女人比诸人更洁净。所以不应呵毁女人。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除人不净器,尚为所应呵,
  不净所从出,何不思呵毁。
</B></FONT><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  除了疯狂者以外,常人于不净器尚认为是应该呵斥厌恶的对象,那么对不净物所出生之身体,有什么理由不思呵毁呢?
  即使从世俗层次而言,女人亦并非不应呵毁的对境,而世间认为女人比其他人清净,只是世人的邪执。颂词中的“除人”,有三种不同解释,甲操杰大师与堪布阿琼释为“除了疯狂者以外的人”,仁达瓦大师释为“不了知身体不净的人”,俄巴活佛释为“除了人身体以外的”;而在大疏中,意义不是很明显,从字句上看三种解释方法都可以。不论是除疯狂者以外的正常人,或者那些不了知身体不净的人,对那些盛不净粪的器皿,如大小便桶,都会认为很不干净,是应该厌恶呵毁的物品。世人对这些人体以外的不净器如是反感厌恶,其原因当然是这些器皿盛过不净物。既然如是,按道理对不净物的出生之处,也应生起同样的厌烦呵毁。而只要是正常人,谁都会知道,大小便桶里的不净物,其来源即是人们的身体,身体其实是一个恒时产生粪秽的器皿,所以,谁能认为这样产生不净粪的器皿是洁净可爱之物呢?对盛装不净粪的器皿,人们尚认为应该厌恶呵毁,那么对不净粪的产生处,又有什么理由认为不应呵毁呢?大疏中说,世人所贪爱的身体不管是男身、女身,其实都是不净器,愚笨者不知身体即是不净粪秽之源,还以为只有外面的不净器才应呵毁,而身体是洁净可爱之物,这是何其愚痴的分别妄执!
  譬如说,以前有一富人,家中有一名仆女,为他打扫卫生。因仆女颇具姿色,许多男人都贪爱着她,而且也乐于受用她,有一次,这些男人见她端着马桶,觉得马桶非常臭秽,都远远地避开了她。其实,那些男人所厌恶的不净臭秽,全部是身体中流出来的,他们所贪爱的那位仆女,其身内也同样装满了这种不净物,而他们对二者一厌一贪,没有任何道理。世间一切贪爱女身或男身者,与此譬喻中的那些愚者,实则无有任何差别。因此,有智者当认清此中真相,不应执粪秽之源的身体为净而生贪爱,理应与对待不净器一样,生起厌离与呵毁。
</FONT><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辛五、(破耽著女身为净):
</B>  问曰:虽然女人身体中有一些不净物,但是也应有一些洁净可爱之处,因为世间男人都觉得女人的身体很可爱,能使自己生起欢喜心,如果没有洁净处,那怎么会生欢喜心呢?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若一切净物,后触成不净,
  智人谁能说,彼中有净性。
</B></FONT><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  如果一切原先为洁净的物品,后来与身体接触,即变成了不净,那么有智慧的人,谁能说这种身体中有干净的性质呢?
  凡夫的身体,唯是不净物堆聚,此中毫无洁净可言。从日常中观察,那些世人共称为洁净的物品,如鲜花、檀香、沉香、丝绸衣饰等,若佩戴在身体上,用不了多久,这些物品立即会染上污垢,成为人们见而生厌的不净物;还有种种精美干净的食品、饮料,一旦进入身体,也即刻会变成不干净的秽物;如《入菩萨行》中所言:“宜人冰片等,米饭或菜蔬,食已复排出,大地亦污染。”因此有智慧的人,谁能说这样的身体具洁净性质呢?世间男人对女身百般贪爱,只是因他们愚痴无知,随顺贪欲恶习而致,而并非因女身真正存有洁净可爱之处。若稍具理智的人,通过这些观察,现量即可了知身体是一个不净器,头到脚都在恒时向往排泄着不净,这种不净器中,实无有任何洁净性。
  譬如说,恒河水非常清澈甜美,古印度人都说恒河水是具有八功德的圣水,然而当它流入大海,与海水相融,原来的甘甜味道即会全然消失,变成又咸又苦涩的海水。因此,有头脑者都会明白海水不会具有甜味,而唯有咸苦涩的味道。同样,任何一种干净的物品,若进入身体或与身体相触,即会变成不净,那么有理智者,理应也明了身体唯是不净之物,绝无洁净性存在。又譬如说,美丽洁净的莲花,若佩带在女人身上,很快就会变色,被汗腻所污染。由此观察,理应明了身体的不净本质。凡夫对女身生贪爱,并非不见这些事实,也并非真正见到了女身有洁净可爱性,唯是因贪欲蒙蔽,而恒生愚痴颠倒执着。因此,若求出离者,当反复思维善知识的教言,了知身体真实面目,以此定能渐渐淡薄贪欲。
</FONT><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辛六、(破执身为净的其他理由)分三:一、破见身骄慢故执身为净;二、破现见涤不净则执身为净;三、破见有苦行仙人亲近女身故女身非应离。
  壬一、(破见身骄慢故执身为净):
</B>  问曰:身体应该是干净的,因为现见有许多人为自己的身体而骄傲。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有唯住秽室,无秽则不住,
  于彼不净虫,愚故生骄傲。
</B></FONT><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  胎生有情最初有身时,唯是住在母胎秽室中,若无有母胎不净血水等则不能存活,对这样的不净虫,因为愚痴才会执为洁净而生起骄傲。
  从身体的来源观察,世人执身为净而生骄慢,无疑是极其愚痴可笑的邪执。“有”指胎生人道有情最初有身时,也即在胎儿阶段,人们无一例外地住在母胎中。母胎在生脏与熟脏之间,胎中充满着血水等不净物,胎儿住在其中,依其中的不净血水而养活长大。这种过程如同粪坑里的不净虫一样,住在不净之中,饮食也是不净物,若不依秽物则无法存活。所以从人类身体来源观察,完全可以说是不净虫,将这种不净虫执为清净而生骄傲,除了愚痴迷乱的原因外,实是无法找出其它理由,寂天菩萨也曾问:“粪便所生蛆,虽小尚不欲,云何汝反欲,垢生不净蛆?”世人贪爱身体、装饰身体,其实如同为不净粪中爬出来的蛆虫打扮装饰,然后生起贪爱骄傲一样,只是疯狂者或愚者的举动,而绝非因身体洁净可爱才生起爱著骄傲。
  譬如说,以前有一个男人,到一户富人家中,与富人的妻子行邪淫,结果被发现,主人将他抓住后,扔进了一个大粪坑中。那个男人陷在粪坑中,无法爬出来,只有象蛆虫一样以不净粪维生,在粪坑中生活了很久。后来有一天下暴雨,粪坑被冲垮,他才侥幸逃了出来。亲人们为他又洗又涂抹香料,过了很长时间才将身体上的臭气减轻。情况稍微好转了一些后,他又上街去闲逛,不小心与一个身著破衣的乞丐挤触在一起,他认为衣衫被乞丐身上的衣服所沾染,于是大发嗔恼,骂乞丐将他洁净的身体弄脏了。其实,他自身刚刚从粪坑中出来,满肚子还是粪秽,如同不净蛆虫一般,这种身体又有何理由执为洁净而骄傲呢?同样,凡夫执身为净而骄傲,与此愚人也无有差别。自身唯是从不净物中出来的不净虫,如果不是愚痴颠倒的邪执,又怎么会执身为净呢?月称菩萨说:智者当观察身体的来源,或身体中所流露的物质,依此而了知其本相。若能依教了知身体的不净本质,我们一定能有效地对治颠倒贪执。
</FONT><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壬二、(现见涤身净则执身为净):
</B>  问曰:虽然身体有不净成份,但是依洗涤能消除这些垢秽,所以身体肯定是清净的。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随用何方便,身内不能净,
  汝应勤净内,非如是净外。
</B></FONT><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  仁随用何种方便,身内也不可能干净,你应勤奋地清净不净物之源的身体内部,而不应如是的只净除外表。
  有人认为依洗涤方便,能将身体上的污垢除去,因而身体虽有不净,然这些不净可以分离,以此而可证实身体本质是干净的,此观点也是愚人的邪计。因身体外表的不净,其来源是身体内部,不管人们用何种手段洗涤,虽然能净除体表的垢腻,然而身体内部,却无法干净。人体就象一个千疮百孔的不净粪桶,如果不消除内部的粪秽,只是清洁外表,不可能有干净之时,所以,真的想将身体洗清净,应该将众秽之源的内部弄洁净,而不应只清洁外表。可是,人体十分紧密,皮层以下,便是一层层皮肉筋骨组成的胸腔腹腔;在腔内是五脏六腑,里面充满着不净粪秽。要清洗这些不净物,依一般凡夫人的能力无法做到。因此,怎么能以外表的垢秽可以暂时消除,而执身为净呢?
  譬如说,以前有一个管理厕所的人,他觉得厕所应该干净,便不辞辛劳地清扫洗涤,但不管怎么清扫洗涤,臭哄哄的味道仍不断飘出来,而他也为此不断地清扫。有人问他:“你干什么?”“我要把厕所弄干净。”那个人告诉他:“你只在厕所外表打扫,肯定没办法使厕所干净,只有将里面的粪秽全部清除才行。”于是他想:里面怎么能弄干净呢?如果能干净,那就不是厕所了。同样,身体也是一个盛满不净粪的厕所,只清洗外表,不可能使之洁净,因身内永远无法干净。另有譬喻说,有两个豺狼在树下,刚好树上落下了一颗巴拉夏果。一个豺狼认为这是巴拉夏果,与树上结的果实一样;而另一个豺狼愚痴地认为这是巴拉夏果,树上结的是巴拉夏肉。同样,只执身外有不净,而身内清净者,与愚痴的豺狼执计树上果实为肉可贪,树下的果不是肉不可贪一样,唯是迷乱分别。有智者当记住月称菩萨所言:“此身从出胎,皆为不净性,无法令彼净,如同不净粪!”
</FONT><FONT face=宋体><FONT size=4><B>  壬三、(破有苦行仙人亲近女身故女身非所应离):
</B>  问曰:世间有些清净的苦行仙人,都乐于亲近女身,由此可见女身必定会有功德,不应舍离。
</FONT></FONT><FONT face=宋体 size=4><B>  若具污秽身,如癩非众同,
  有秽如癩者,则为众所弃。
</B></FONT><FONT face=楷体_GB2312 size=4>  如果有污秽的身体,就会象麻疯病患者一样,行止不与清净众人一样;有污秽则如同癩者,为清净众人所弃舍。
  一些苦行仙人等亲近女身,其原由是因他们的本性也不清净,而并非女身清净,值得追求。那些亲近女色的苦行仙人,其所
头像被屏蔽
发表于 2005-6-18 13:5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提示: 作者被禁止或删除 内容自动屏蔽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戒邪淫论坛  

GMT+8, 2019-10-21 14:05 , Processed in 0.173534 second(s), 18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